1986年以色列核专家意图泄密“摩萨德”绝色女谍跨国将其诱捕

核武器一直是一个敏感的东西,很多国家都想拥有,不过这种武器威力太大、危害太严重,人类真不该大量生产。

按照现在的国际规则,并非所有国家都有资格拥有核武器,但是某些国家一直在挑战这个底线月,英国《伦敦》发出重磅消息说以色列已经拥有核武器,让世人大吃一惊。

要说犹太人的历史,有那么一段时间确实很惨,为了结束悲惨命运,犹太人长期谋求建立自己的国家。

,但这样的安排引发了严重的问题,导致5次中东战争、无数的冲突和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由于安全形势太过恶劣,在建国后的第二年,以色列就开始为制造核武器做准备。

用其开国总统魏茨曼的话来说就是:“要消除(国家生存的)不利条件,核开发是唯一路径。”

掌握核技术的国家当时只有美国,苏联稍微晚些的时候也拥有了,为了垄断核力量,两国都不可能直接帮助以色列。

,他主持创立的研究院研发出一种高效提取铀的技术,法国人希望获得这项技术。在研制核弹的问题上,法国人是真的急躁,因为美国的做法让他们感受到屈辱。

法国军队在越南被神秘力量打地溃不成军,请求美国核打击越南军队又被拒绝;要求美国分享核技术,

法国只能自己开发核技术,急切地希望能尽快取得突破,最终法国和以色列达成合作,以色列提供萃取铀元素的技术。

法国人帮助以色列修建的核反应堆在小镇迪莫纳,功率为26兆瓦,但是以色列却把附带冷却系统的设计功率提升了数倍,为的就是日后升级。

1961年核反应堆开始运行,根据有关材料显示,反应堆最终的功率达到120-150兆瓦。

法国不仅帮助建立核反应堆,还和以色列分享核试验数据,这使得以色列即使没有进行核爆,也有了制造核弹的技术参考。

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中,以色列在危急情况下准备使用核弹,可见法国人给以色列的帮助有多么大。

南非当时的国际环境十分险恶,它是非洲唯一的发达国家,其庞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被英法美苏都视为眼中钉。南非自己也并非完全无辜,该国明目张胆地实行种族隔离政策,

英法美苏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号打压南非,而南非则把发展核武器作为突破困境的手段。

如1976年底合作完成爆炸模拟实验,1979年9月则进行了空爆实验。以色列的第三个“贵人”我们都很熟悉——蒋介石。1964年前后,犹太人主动登门,向蒋介石提出建议:我们帮你发展核武器。

以色列不会做亏本买卖,通过这次合作,从蒋介石那里获取了海量资金反哺本国核研究,并且借蒋介石的手培训了第二代核技术骨干。

的核专家看不下去了,他决定向世界揭示真相。瓦努努的前半生表现平平,他于1954年出生于摩洛哥,1963年举家移民到以色列定居。

从军队退役后,瓦努努曾去特拉维夫大学学习物理,但是学习成绩并不突出,一个学期两门主要课程不及格。

纳哈勒索雷克实验室正位于以色列的迪莫纳核基地,承担着以色列研究核弹头和起爆装置的任务,附近就是从反应堆核废料中提取钚的后处理车间。

,受到上级赏识的他第二年就晋升为实验室值班经理。基地一共2700名员工,只有约150人被允许进入后处理车间,瓦努努就是其中之一。

瓦努努在攻读学位期间,接触了很多书籍结识了很多同学,并逐渐地对以色列的政策产生不满。

瓦努努也不是孤军奋战,曾经和另外4个犹太学生、5个阿拉伯裔以色列人成立“校园”组织,要求以色列政府向阿拉伯裔以色列人提供平等权利。

工会组织曾出面帮瓦努努挽回工作,不过因为他公开宣扬支持巴勒斯坦建国而再次被开除。

失业的瓦努努对国内的现状十分不满,1986年他选择出国,在澳大利亚悉尼当了一名出租车司机,还改信了基督教,远离了犹太人的一切,过起了平静生活。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群不怕事大、誓要揭露一切阴暗的人,瓦努努在上班期间就遇上了这么一位——

格雷罗在聊天中得知瓦努努曾经在以色列核机构任职,就怂恿他出卖秘密,还说那57张照片足够卖100万美元。

虽然不满以色列的政策,但是泄露国防秘密是违法的,不过在格雷罗的劝说下,瓦努努经过一番纠结后还是决定出卖这些照片。

不过很谨慎,担心闹出假新闻,就邀请了一大堆英美专家核实信息,还派人去瓦努努的住处当面询问情况。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后,专家们确定瓦努努的信息为真,做了重磅报道。在准备向瓦努努支付报酬的时候,惊讶地发现,

就在谨慎核实瓦努努的信息时,瓦努努准备把信息卖给另外一家报社《星期日镜报》。

,瓦努努觉得和美国媒体都是一丘之貉,愤怒之下就准备联系另一个买家。让瓦努努没想到的是,

也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害惨了瓦努努,工作人员几次登门找瓦努努了解情况的行为,导致瓦努努住处暴露。

得知瓦努努出卖机密情报,以色列政府大怒,责令精英特工跨国抓捕。但是由于担心损坏以色列同英国的关系,

摩萨德的心理专家们分析了瓦努努的心理状况,认为瓦努努独自漂泊在海外,身边没人非常孤独、泄露国家秘密内心愧疚,

龌龊的摩萨德认为女人的性别本身就是一笔财富,其前主管阿米特曾说:“女人拥有男人没有的一些优势,现代情报史充满了女间谍利用性别优势为自己的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故事。”

哈宁出生于美国,比瓦努努小6岁,18岁那年她加入以色列国籍,比较巧合的是她老公和瓦努努同龄。

哈宁被摩萨德招募后,经常以其他间谍的妻子或女友身份活动,这次实施美人计,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出现在伦敦的莱斯特广场,“偶遇”正在散心的瓦努努。哈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和瓦努努深情对视。瓦努努想不到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竟然不排斥自己这个中年秃顶男人,心中寂寞的他就上前搭讪。

聊天中瓦努努惊奇地发现,眼前的美女竟然和自己有相同的艺术爱好,谈吐、举止都很迷人,

哈宁的打扮、人设、行为都是针对瓦努努的喜好而专门设计的。瓦努努不知有假,只以为找到了真爱和梦中女神,频繁地和哈宁约会。

当时社的编辑们发现瓦努努正在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谈恋爱,遂提醒他说你的身份敏感、正在干的事情关系重大,眼前这个女人说不定是摩萨德的间谍。

。哈宁仅用了5天时间,就让瓦努努陷入爱河不能自拔,见时机成熟,哈宁开始了下一步计划。

由于一直在核实瓦努努的信息,《星期日镜报》趁机出版一期文章,指责瓦努努是个骗子,

,这三件事让精神紧张的瓦努努十分沮丧,哈宁趁机软硬兼施,说瓦努努留在英国没什么希望,不如陪她出国,只要他愿意,两人就可以同居。

随后瓦努努被用一辆救护车送到海边,然后一艘游艇把他送到公海上的以色列间谍船。

10月5日,英国终于刊发了瓦努努提供的信息,以色列的罪行被揭露;10月6日,瓦努努抵达以色列海法港,准备接受审判。

,以色列因此受到极大压力。针对瓦努努的审讯和审判长达18个月,1988年3月,以色列法庭认定瓦努努叛国罪和间谍罪成立,

2004年,瓦努努刑满释放,但是出狱后的生活并不好——不仅仅是难以适应社会的问题,而是以色列给他施加了严格限制措施。

以色列政府规定瓦努努不准出国、不得去外国使馆、不得擅自上网、不得见外国人和记者,处处受到严密监视,而瓦努努则说他不会屈服、不会道歉、不会忏悔、不会装聋作哑。

2004年11月,以色列政府以瓦努努上网联系英国记者的罪名把他抓回监狱,2009年12月瓦努努因为和一个挪威女子聊天被捕,

,但是以色列核弹之父佩雷斯曾经也是这个奖项的得主,瓦努努觉得太过讽刺,就拒绝了提名。瓦努努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但是以色列除了被媒体和科学家骂了几天之外,似乎并没有遭到啥损失,媒体报道也没那么多了,一说核问题民众首先想到的是朝鲜和伊朗。

以色列一直实施核模糊政策,既不肯定也不否认自己有核武器,然而根据瓦努努的信息,

世界大国为什么没能阻止以色列获得核武器呢?尤其是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核能力跳脚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会对以色列的行为视而不见呢?

当时美国的U2高空侦察机拍摄到了迪莫纳核基地,艾森豪威尔总统要以色列总理古里安作出解释,古里安尴尬地说这是一家生产涤纶纺织品的工厂。

艾森豪威尔当然不会相信这个鬼话,但是美国虽然不愿意帮助以色列获得核武器技术,但考虑到需要以色列制衡阿拉伯国家,

以色列没有能力把核弹扔到美国,但是距离苏联最近的地方只有500公里,美国能姑息养奸,苏联认为不能坐视不管。

1967年埃及获得迪莫纳基地的完整照片,确认以色列即将拥有核武器,苏联支持埃及等国打击以色列的。

,威胁道如果苏联敢动以色列,美国将不惜与苏联爆发核战争。苏联为此迟疑不决,以色列却开始了先发制人,出动空军打击埃及、叙利亚等国空军基地。

苏联见势不妙,派出核潜艇摆出一副要打击迪莫纳基地的架势,而美国则针锋相对,

然而,美国为以色列做得还不止这些,1977年美国核管制委员会在检查中发现,一家核工厂的总裁暗中出售给以色列330公斤武器级浓缩铀。

2010年国际原子能机构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加入《核不扩散条约》;2012年联合国大会以绝对多数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加入《核不扩散条约》,美国两次在表决中投下反对票。

,想想都可怕。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曾大言不惭地说:“我们容忍以色列发展核武器,就像我们容忍英国一样,因为以色列不是威胁。”

,死者中还包括当年援建以色列核反应堆的法国工程师皮埃尔·热南。如今伊拉克的核反应堆已经是一片废墟,当地人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被轰炸过的核反应堆,只能任由放射性物质泄露,荼毒至今。

瓦努努在去英国前,曾联系美国媒体报道以色列的核计划,美国媒体回复对此事没兴趣,结合美国政府的态度,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美国按照自己的利益决定支持谁发展核技术,只是放纵了以色列和印度两个国家。

经过大国们多年的不懈努力,成功让南非结束种族隔离,把曼德拉送上了南非总统宝座,

为了世界的和平,这个世界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核武器、也不需要那么多的国家拥有核武器。

1、《抹去以色列核武器的雾与尘(上、下)》;雷炎;《坦克装甲车辆·新军事》2021年第4、5期

2、《瓦努努的致命情妇——摩萨德女谍哈宁》;张艳明,何灵;《环球军事》2005年4期

3、《“核泄密者”瓦努努再次获释 摩萨德曾派女特工设“美人计”将其绑架》;陈克勤;《光明日报》2010年8月15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