矗立在美国西雅图的列宁雕像

哥伦布,托马斯·杰斐逊,乃至带兵战胜蓄奴州的格兰特将军铜像接连被黑小兵们凌迟处决。

黑人佛洛依德被警察锁喉致死已三周有余,而这场“黑色”的群众运动,渐渐地有了一丝红色的味道。

“警察暴力”只是这场群众运动的导火索,它所牵连的“种族主义”,也不过是资本为了将人民分而治之,刻意种下的因果。

在1980年,美国大企业CEO收入大致是普通工人的30倍,而今天则是三百倍;

这场运动从警民矛盾走向种族矛盾,多少在资本的意料之中,更有资本在背后煽风点火。

至于升华到打砸国父雕像“破四旧”,几近动摇立国之本,这场群众运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势能,脱轨在所难免。

那一年,美国看似已走出金融危机,歌舞升平。然而这一切只是皇帝的新衣 – 种族冲突暗潮涌动,贫富差距加大,工人阶级在全球化之下进一步丢失话语权。

种族分歧加剧?送你一部《黑豹》,回家走路带风,贫民窟的破楼都能闻出点瓦坎达的香气。

然而这位桀骜不驯的金毛老人用几十年的脱口秀功底摧毁了一切 – 他炮击主流媒体“假新闻”,说墨西哥“尽是犯”,说非洲是屎坑,还说要把希拉里丢进关塔那摩监狱。

美国的社会裂痕总有触底反弹的那一天。至于特朗普,只不过是加快了历史进程。

从此,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戴着MAGA帽,喊着美国第一,一脚踢开政治正确,一路向右走向流氓式民族主义。

至于他的反对者,则一路向左,在疫情与佛洛依德的驱使下,全力加速,终于撞上了列宁。

无独有偶,当哥伦布”被斩首,“丘吉尔”被涂鸦,“美国开国元勋”杰佛逊和“国父”华盛顿被推倒…

就在这种文化氛围下,德国盖尔森基兴市20日竖起了一座列宁雕像,西方媒体称“在西德是第一次”。

而在美国,用一尊列宁雕像以及社交网络上的口号,依旧很难断定“社会主义”究竟在美国能掀起多大风浪。

毕竟桑德斯垂垂老矣,至于他的继承者AOC等人,则一个比一个画风清奇,难堪大任。

毕竟,火种已经埋下,群众们渐渐意识到“阶级”才是困局的核心,开始将枪口转向资本,转向国父华盛顿,转向美国引以为豪的立国根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