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曼联未来着想 弗爵爷大方献出红魔治队良方

曼联已经开始了他们连续4年夺得英超锦标的伟大征程,这也是主帅弗格森最后一年执掌“红魔”教鞭。日前在接受英国记者的采访时,他大方地坦露了自己的执教、管理心得,及曼联成功的法宝。

问:我想你不会担心赛季前的结果,因为后面赛季所发生的事情往往与这些相反(曼联失去了近4年的慈善盾牌,结果却3次夺得联赛冠军),是吗?

答:你说的极为正确。我轻视这些赛季前的结果,甚至后面还要与这些球队较量。我记得在阿伯丁时,我去里昂看西昂,发现他们非常出色,我想:“上帝,我们在这里碰到了非常优秀的球队。”我回来后把我所见到的告诉了我的球员,结果我们在1982-1983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第一回合便以7比0大胜,第二回合又以4比1战胜了对手。于是,球员们不无怀疑地问道:“你去的正是时候吗?”

问:赛季前你一直使用贝隆和范尼斯特鲁伊,你会始终把他们派遣上场,看看他们表现如何吗?

答:是的,他们必须去做,因为调整有时是十分艰难的。总的看来,他们证明了我们所期望的,他们是优秀球员,非常聪明,以致可以放手让他们尽情去发挥。

问:你买进了两名世界级的球员,那意味着其他几个人将得坐在看台上冷眼旁观。你认为那些大牌球员会如何处理惨遭遗弃这一问题呢?

答:对我来说,这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对此我必须指出来。但是,我认为球员自己应清楚我们需要在更衣室的挑战,需要在一切事情上处于最佳状态,因为在我们处于巅峰时我们会更好。我们对连续两次在冠军杯四分之一决赛中被淘汰出局感到十分失望,而且冠军得主两次都是击败我们的球队。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些,球员们对此很清楚,我心知肚明,球迷们也有所了解。我们需要挑战。

问:那表明球队去年虽轻松地夺得英超联赛冠军,但你需要采取特别措施找回你们在欧洲的位置,是吗?

答:是的。我认为我们夺得欧洲冠军后,对手针对我们作出不同的准备,使得我们的处境更为艰难,而他们则会以反击追赶我们。这样,我们必须作出相应的调整。去年,我们有时做得很好,可很显然在老特拉福德对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在剩下的3分钟里我们忘记了教训。如果在老特拉福德以0比0互交白卷,我想我们会更进一步。

问:自从你在曼联首次成功以来,你倾向于每年夏天购进一两名球员。难道那是一个理想的数字,好像尤文图斯那样大换血吗?

答:是的,我想是这样,尤其是你得到了核心之时。近年来,我们努力做的是确保球队不会迅速地分裂。我们一直关注球员的年龄、合同期和水平。因此,一切事情运转良好,没有必要在转会市场上发动大规模攻击。在球员转会上,我们做得相当漂亮。

问:你曾一度对球队进行了急剧的改变,当时贝克汉姆、巴特、斯科尔斯和内维尔兄弟一起投奔了过来。这种5名英格兰青年队球员在1年内来到老特拉福德的情况还会出现吗?

答:我认为我们很可能是英格兰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俱乐部,因为我们的整个历史是注重对年轻人的培养。如果你回到巴斯比时代,所有的球员都出自那个时代。同时,我们仍相当重视年轻人。因此,我们得以做出这种事,但我想在其他俱乐部不太可能,因为我认为他们不会像我们这样对年轻人有同等的重视。

问:曼联与其他大多数俱乐部一样,每年都会出现你所最希望看到的年轻新秀,比如说韦斯·布朗、卢克·查德维克等,我说的正确吗?

答:是的,那就是成功。现在的情况是障碍增大,那使得球员难以引进。不过,如果他们非常优秀,他们会进来的。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常说球员的最大恐惧来自一名年轻小伙子进来取代他们的位置之时。目前,我们有了一些优秀的小伙子,他们将构成威胁。迈克尔·斯特瓦特是名非常好的球员;卢克·查德维克,还有年轻的波贾·约尔季奇,还有饱受伤病困扰的小将达伦·弗勒切尔,约翰·奥谢拉看上去是后备队中非常突出的。毫无疑问,曼联想买进年轻球员,随后把他们放到一队中。这就是曼联成功的秘密。

问:你认为比赛重在选拔球员和踢球,而不是检验管理,是吗?在你看来,管理的哪个方面最为重要?

答:我认为你开发你的管理技术时间长于你在比赛中的时间,尤其是处在我现在的水平上时。基本上讲,你是本能地学习比赛,你当过球员,那是你的护照,但那不会延续太长的时间,除非你获得了这种能力。那时,球员们学会了尊重你、你的知识和你在训练场上所做的工作。我一直把我的管理哲学建立在训练场上所发生事情基础之上。无论你在训练场上获得了什么,那都不会改变的。现在,有关球员管理的其他方面是球员心理,读懂球员及其他一切,那些都是细节性的问题。在训练场上你所做的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问:格勒姆·索内斯最近说鲍勃·佩斯利不是那种管理特别出色的人,但在挑选球员上独具慧眼,能判断出谁是最优秀的。你认为你在职业生涯中在那方面和管理上有所提高吗?

答:我认为我在挑选球员上并不差。当我说这话,并不是自负,而是把那置于同等重要的位置。很显然,格勒姆·索内斯比其他大多数人更了解佩斯利,但我想格勒姆所不知的是鲍勃的管理相当出色。不要忘了,他是一位喜欢安静的人,他手下有不错的助手。因此,管理可能是件集体的事情。

问:像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内维尔兄弟他们保持这种水平应还有5、6年的时间。你在本赛季结束后离开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答:很显然,我总会有一天离开,我选择这个时候是因为我认为这正是时候。也许我错了。老实地讲,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我认为曼联依旧会一切正常,也将继续活跃于足坛。我在足坛上度过了很长的时间,有过巨大的成功,我认为你必须选择正确的时机离开。

问:除了夺得英超和欧洲冠军杯,你本赛季还有其他的目标吗?比如说看到贝克汉姆更成熟或一名前锋进更多的球。

答:当一名球员达到贝克汉姆、吉格斯、斯科尔斯、内维尔兄弟、巴特那样的年龄时,我们期望的是他们那个年龄应得到的东西,那种东西称之为权威,以权威踢球,并且充分发挥你的经验优势。在28、29岁这样的黄金年龄段,他们与时间共舞,他们在绿茵场上会献出他们以前未曾有的东西。这些东西将会有利于他们在今后几年内的踢球表现。

问:好像贝克汉姆已学到了你所说的那种东西。你认为他会从贝隆身上学到什么呢?

答:我认为大卫与其他球员一样都想提高他们的水平,以确保他们打上主力,那正是基恩所说的挑战。

问:你会对像约拿森·格林和马克·威尔森那样的球员寄予同情吗?过去他们会出现在球队中,但现在不得不走人,因为球队的水平太高了。

答:毫无疑问,他们所做的是正确的。我们只是在选择时间,可他们现在已决定走人了。我们本来想等上1年的时间,因为当他们年轻时你是不知道他们会在夏天有何进步的。然而,他们想离开。格林发表过球员是否能进一队的看法,老实地讲,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与贝克汉姆和斯科尔斯相比是错误的,起码在我看来那是不准确的。

答:由于他们是在老特拉福德成长起来的,我们对他们的感情很深,因此我们努力做的事情是当意识到他们不会出现在一队阵容中时,我们试图把他们送到合适的俱乐部。麦克拉伦与我们相处过一段时间,他把格林和威尔森带走了,因为他清楚他们的优点和缺点,而且他在米德尔斯堡也需要年轻人。从他在这里的时候起,麦克拉伦就熟悉了我们踢球的方式,我相信他想让米德尔斯堡仿照同样的方式踢球。(晓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