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分+重口味动画预定年度最佳

奈飞新剧《赛博朋克:边缘行者》(下文简称《边缘行者》)无疑是近期最具看点的新作,它在描摹极致暗黑的反乌托邦时,让我们获得了一种贴近现实的科幻启示。这一点,即使在大多数现实题材的影视剧中也难得一见。

从类型上看,《边缘行者》有点像去年的动画爆款《英雄联盟:双城之战》,两者都改编自网络游戏,属于衍生动画剧集,且皆在口碑上表现不凡。

《双城之战》拿到了豆瓣9.0分的成绩,《边缘行者》更是以9.1分在豆瓣的热搜榜上高居不下。

其实,这类动画剧集原不过是为游戏宣传造势,扩展游戏世界,以便引起更多玩家购买。《边缘行者》无疑也完成了这一基本功能。

原作游戏《赛博朋克2077》在2020年年末上线后,虽然刚开始的确赢得了不少玩家的青睐,但不久后因为诸多的游戏bug,令其销量和口碑冷却了不少。

而在《边缘行者》于9月13日在奈飞播出后,《赛博朋克2077》在游戏平台Steam上的排名攀升至第三,全球近三万人同时在线,成为了这半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和《英雄联盟》母公司委任法国动画团队制作《双城之战》不同,《赛博朋克2077》的波兰母公司选中了日本的扳机社,由今石洋之担任剧集导演。

原因自然和“赛博朋克”的风格脱不开关系。毕竟,不管是“鼻祖之作”《银翼杀手》间接采用过日本文化元素,还是如《攻壳机动队》直接由日本导演押井守创作,都令《边缘行者》交由日本团队负责显得无可争议。

每个人的脑部都嵌入了芯片系统,如同智能手机一般,可以和他人通话交流、支付货币、上课学习,甚至能利用虚拟界面观看视频图像。

譬如男主角大卫的母亲在遭遇车祸后,明明负责急救的“创伤小组”已经赶到现场,却因为她并非该公司的客户,导致被弃之不顾,任凭市政的运尸车将其收走。

除此之外,大卫所生活的“夜之城”还有另一种不可忽视的现象,那便是人们纷纷选择将身体改装成“义体”,即用力量更强、速度更快、功能更全的肢体嫁接到身体中。这一点,在《攻壳机动队》中有着相似的设定。

所不同的是,富人们选择更为高档和适宜的义体,而穷人们往往选择廉价且简陋的义体。

故事才开始时,大卫被母亲寄予厚望,企图在荒坂公司的下属学校读书,以便毕业后,爬上公司的管理层。

然而,这实际上只是个幻梦。由于出身贫寒,大卫虽然在学校成绩优秀,但向来被富家公子们歧视,偶尔还会遭遇霸凌。

待母亲意外去世后,他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维系。租房的租金、学校的学费,以及生活中的各项开支,这所有的一切逼得大卫只能走上一条不归路,将意外所获的军用义体“斯安威斯坦”安装到自己身上。

剧集的前半部分,大体讲述了大卫因为不同寻常的体质,将斯安威斯坦发挥到极致,以此进入“赛博朋克”组织,开始从小弟升级打怪,逐渐见识到地下世界的腥风血雨。

而在后半部分,大卫从菜鸟升级为团队老大,并成为赛博朋克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可在随后的一场大公司的阴谋诡计中,大卫最终成了牺牲品,血淋淋地倒在了夜之城的地下世界。

这种悲剧性的结局,像是所有赛博朋克作品共同的底色。不管是《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头目罗伊,还是《攻壳机动队》里的女警草薙素子,在兜兜转转间最终迎来宿命式的审判。

对于《边缘行者》而言,这种宿命寓言最为标志性的体现,便是所谓的“赛博疯子”。

简单来说,当一个人不断追求义体的强化和升级,甚至罔顾身体和心理的承受能力时,机器反过来会吞噬人性,让赛博朋克者如行尸走肉一般,迷失在幻境中,只知道在现实里无尽屠戮,至死方休。

可以说,剧集在一开始就给出了谶言。大卫所装上的“斯安威斯坦”型义体,并非凡物,而是传奇的铁血军人詹姆斯·诺瑞斯御用的家伙。

在此之前,剧集特地用三分钟的炫酷桥段,展现了诺瑞斯成为赛博疯子后,生命中的最后一场屠戮。而亲身感受诺瑞斯这段经历的,恰恰就是大卫。

剧中在此交代了“超梦”这样一种未来媒介,它如同当下VR技术的升级版,超梦的制作者如同电影导演,将某人的某段生命录入到载体中,用户在读取后,以“第一视角”逼真地感受这段生命经历。

而最受大众青睐的“超梦”类型,一个是色情,另一个便是血腥暴力。这一点其实也侧面反映出夜之城市民的扭曲心理。

大卫对于赛博疯子的认识,以及如何不幸地一步步成为赛博疯子,便是本剧的关键所在。

第四集中,队友皮拉在惹恼一位街头的赛博疯子后,被当场杀死,大卫虽然躲过一劫,并迅速制服赛博疯子,但他在看到后者毫无意识地杀害皮拉后,内心的震惊和波动令其一时无法动弹。

导演今石洋之特地用了从大特写到大远景的三次回放,以及升格效果下大卫的惊诧表情等丰富的手法,让我们完全代入到大卫的心理体验中。

到了第五集,当超梦导演吉米黑咲通过机器装置,让大卫陷入赛博疯子的幻境中时,后者更进一步感受到赛博疯子的恐惧,一种深陷无限杀戮,而自己却全然不知的失控处境。

而第六集,大卫的老大,也是其崇拜的偶像曼恩,终于在追求义体的虚妄过程中,走到了赛博疯子的绝路,他不仅在和暴恐机动队的对阵中迷失了自我,更亲手杀害了挚爱多莉欧。而本打算营救他们的大卫,目睹了曼恩成为赛博疯子的全过程。

因此,大卫在后半段不断追求义体升级,并最终在装上顶级义体——“义体金刚”后殒命,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注定要重走诺瑞斯、曼恩等人的老路,即使他深知成为赛博疯子有多可怕,却也无法置身事外。

他们如《水浒传》中的一众英雄,大多是被逼上梁山。聪慧如大卫这样的学生,尚且逃避不了荒坂学校中的歧视和剥削,更不用提处境更为艰难的普通人了。

可以说,剧中的两大巨头公司——荒坂和军用科技,其实是造成赛博朋克们的罪魁祸首,是它们让如大卫一类的良善之辈无处容身,只能铤而走险,换上义体,整日干着刀口上舔血的买卖。

不过吊诡的是,雇用赛博朋克们干活的,恰恰是这两家公司的高管,后者借用“中间人”这样的掮客,来完成各自的黑暗交易。

这便是赛博朋克们的荒诞命运,也是他们之所以成为赛博疯子的根源。他们原以为通过义体的升级让自己强大,积累财富,最终逃离践踏自己命运的大公司的魔掌。可实际上,贩卖昂贵义体,编织财富梦想的始作俑者,恰恰就是这些大公司。

如此宏大的命运悲歌,让《边缘行者》里的疯狂厮杀、极致享乐顿时变得合情合理。血浆满地,残肢如山,不再让人作呕反胃,反而让人感受到赛博朋克们的无奈和愤怒,这是他们反抗这不公世道的唯一方式,即使最终难免一死,但他们至少曾快意恩仇过。

或许正是如此,大卫和女主角露西的爱情线变得让人心碎,却又寄托了那么一丁点温暖。

尽管不少观众在看完《边缘行者》后,抱怨男女主角的感情戏过于套路,然而毋庸置疑地是,两人之间的相识相知,相爱相离,让夜之城里的无尽苦涩还保有一丝甜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