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朝志】威塞克斯王朝(五):埃塞尔斯坦1

924年7月17日爱德华去世,很多事情变得晦暗不明。爱德华与阿佛雷德(英语:Ælfflæd, wife of Edward the Elder)的长子阿佛沃德在901年的一份继承权列表中被排在了埃塞斯坦前面,这说明爱德华可能希望阿佛韦德继承王位,至少是韦塞克斯的王位。然而当爱德华去世的时候,埃塞尔斯坦就在默西亚陪伴在父亲身边,而阿佛韦德则远在韦塞克斯。于是默西亚推举埃塞斯坦为国王,阿佛韦德则继承了韦塞克斯王位。于是王国分裂了,不管是否出于故意,这都给王国带来了不稳定因素,然而阿佛韦德仅仅比他父亲多活了16天,阿佛韦德的去世改变了所有的事情。即使是这样,韦塞克斯也还是反对埃塞斯坦即位的,尤其是在温彻斯特阿佛韦德下葬的地方。根据马姆斯伯里的威廉叙述,有一个名叫阿佛列(与阿佛列大帝同名)的人,由于怀疑埃塞斯坦的合法继承人身份,想将他致盲,但也不知道是他自己想继承王位还是想让阿佛韦德的弟弟埃德温继承王位。[b]925年埃塞斯坦成为默西亚国王,在当年的一份德贝郡的‘土地证书’中,他称自己为Rex Anglorum(即为英格兰国王的意思),这份证书的公证人只有当时的默西亚主教。然而直到925年中期之前埃塞斯坦都无法在韦塞克斯地区行使权利,他最终于925年9月4日加冕。他的加冕典礼在泰晤士河上游的金斯顿举行,这里的地理位置非常有象征意义,因为它正好在韦塞克斯和默西亚的交界处。由当时的坎特伯雷大主教阿瑟姆(英语:Athelm)(Athelm)加冕,可能就是在这次典礼上,阿瑟姆开创了一个新的加冕礼义(ordo),他将一顶皇冠带在了国王头上,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国王在加冕典礼时带上头盔。‘ordo’是受到了西法兰克族礼拜形式的影响,同时也演变成了一个中世纪法文词汇‘ordo’。

埃塞尔斯坦和温彻斯特之间的紧张关系似乎持续了很多年。温彻斯特主教佛利赛斯坦(英语:Frithestan)(Frithestan)并没有参加加冕典礼,而且928年之前也没有为埃塞尔斯坦公证过任何一张已知的土地证书。928年后,直到佛利赛斯坦(英语:Frithestan)931年退休退休为止,他一直为埃塞尔斯坦公平的且尽心竭力的公正地契,但是相对于他的贡献他在主教中排在了比较低的位置。[35]艾塞克斯的法定继承人埃德温在9世纪30年代曾试图谋反,933年在逃往法国的路上被淹死。他的表弟阿德罗夫(英语:Adelolf, Count of Boulogne)将他埋葬于圣奥梅尔的圣伯廷大教堂(英语:Abbeyof Saint Bertin),据编年史作者,佛格恩(Focuin)记述,由于英格兰的动荡埃德温国王(原文如此)逃离了那里。佛格恩还描述,埃塞尔斯坦由于他的弟弟去世给了教堂很多捐赠,教堂的僧侣去英国向他表达了谢意。而佛格恩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当这些僧侣在944年1月到达英格兰的时候,埃塞尔斯坦实际上已经去世了。根据12世纪的历史学家赛蒙(英语:Symeon of Durham)的记述,埃德温实际上是埃塞尔斯坦下令淹死的,但这一观点基本上被其他历史学家忽视了。基本上可以肯定,埃德温的死对于促进结束温彻斯特的对抗立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长者爱德华在位期间,在埃塞尔弗莱德和她丈夫的协助下收复了丹麦人占领的默西亚和东盎格利亚,然而丹麦国王西特里克·凯奇(英语:西特里克·凯奇)(Sihtric Cáech)仍然控制着斯堪的纳维亚约克王国(前身是德伊勒的北诺森布里亚王国)。926年1月,在埃塞尔斯坦加冕后不久,他将其妹嫁给了西特里克。两位国王同意不会侵犯对方的领土并且不会支持对方的敌人。过了几年西特里克去世,埃塞尔斯坦则抓住机会迅速牟取了他的领土。西特里克的一个表弟高森佛利森(英语:Gofraid ua Ímair)(Guthfrith)企图率领军队从都柏林出发重新夺取王位,随即被埃塞尔斯坦轻松击溃。他占领了约克,并且迫使当地的丹麦人向他臣服。根据南方的一些编年史作者叙述“埃塞尔斯坦继承了诺森布里亚王国”,并且他是否真的和高森佛利森(英语:Gofraid ua Ímair)开战实际是不确定的。有些诺森布里亚人一直拒绝来自南方的统治,对埃塞尔斯坦的入侵表示强烈愤怒。而927年7月12日,在彭里斯附近的埃蒙特(英语:Eamont Bridge)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苏格兰国王康斯坦丁,西威尔士国王海威儿·达(英语:Hywel Dda),班堡的埃尔德雷德,斯特拉思克莱德国王欧文一世(英语:Owen I of Strathclyde)(或者是格温特的摩根·AP·欧文)一致承认埃塞尔斯坦为国王。于是埃塞尔斯坦陈兵威尔士边境,迫使威尔士诸侯承认他的统治权并且缴纳了数量可观的供品。这次会议另外一个更加深远的影响是规定了英格兰和威尔士在赫勒福德地区以威河为界。根据威廉的叙述,埃塞尔斯坦从此时候开始驱逐埃克塞特的康沃尔人,并以他玛河为界大量构造防御工事。然而历史学家对此表示怀疑,因为康沃尔此时已被英格兰,至少是名义上的,统治了100多年了。埃塞尔斯坦只不过是增强了对那里的统治,并且任命了第一位康沃尔大主教(英语:Bishop of Cornwall)——科南(英语:Conan of Cornwall)。埃塞尔斯坦的所有举措为北方带来了7年的和平。

于是埃塞尔斯坦成为了所有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国王,而实际上他也已经成为了整个不列颠的国王。933年至938年发行的硬币上有埃塞尔斯坦的带王冠半身像,这是盎格鲁-撒克逊王朝首次在硬币上用带王冠的国王肖像;而且所有硬币和土地证书上都标明Rex totius Britanniae(译为整个不列颠的国王)。亚历克斯·伍尔夫说:“很明显,埃塞尔斯坦是一位非常有主见的国王。”

埃塞尔斯坦的成功奠定了925年至975年间,长达50年稳定的英格兰国王统治,此段时间被约翰·麦蒂考特(英语:John Maddicott)称为英格兰帝国时期,这段时间威尔士和苏格兰的统治者们都参加英格兰国王的御前会议,并且一同公正所有的土地证书。威尔士国王在928年至935年间参加埃塞尔斯坦的御前会议,并且在土地证书的公正名单上排在最前面,说明在埃塞尔斯坦心目中,他的地位与当时参与公正的其他名人来比要重要的多。尽管如此,埃塞尔斯坦还是将威尔士国王看待为一名俘虏,强迫他纳贡,强迫他参加御前会议。他试图与新领地——诺林伯利亚——的权贵进行和解,以把他们纳入自己的管辖。他慷慨地给贝佛利大教堂,切斯特街大教堂和约克大教堂大量的捐赠,以强调他是一名忠实的基督徒。然而他的举措惹怒了一个旁观者,北部的天主教国家,他们遂与都柏林的斯堪的纳维亚异教徒结成了联盟。

埃蒙特会议后持续了7年的和平,934年埃塞尔斯坦入侵苏格兰。入侵的原因还不是很清楚,历史学家也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933年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埃德温去世,结束了威塞克斯内部长期的争斗。都柏林的斯堪的纳维亚国王高森佛利森(英语:Gofraid ua Ímair)(Guthfrith)于934年去世,去世前他实际上已经基本控制了诺林伯利亚,于是丹麦人认为高枕无忧,并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险,这给埃塞尔斯坦向北扩张提供了有利条件。克隆马克诺伊斯年鉴(英语:Annals of Clonmacnoise)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的解释,934年,班堡的埃尔德雷德去世,埃塞尔斯坦和阿尔巴国王康斯坦丁二世为了争夺他的地盘而发生战争。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非常简要的记载了这次战争,但并没有记录原因,12世纪编年史作者伍斯特的约翰(英语:John of Worcester)(John of Worcester)记录原因是由于康斯坦丁破坏了与埃塞尔斯坦的盟约。

埃塞尔斯坦于934年派出军队,军中有4个威尔士诸侯王,德赫巴思王国的海威儿·达(Hywel Dda),格温内思王国的伊德沃尔·佛尔(英语:Idwal Foel)(Idwal Foel),格温特的摩根·AP·欧文(Morgan ap Owain)和布莱切尼奥的图德·AP·格里佛利(Tewdwr ap Griffri),与他随行的还有18位主教和13位伯爵,其中6个是英格兰东部的丹麦人。埃塞尔斯坦于6月下旬或7月上旬到达切斯特街,在那里他向圣·卡斯伯特公墓捐赠了大量礼物。入侵是从海陆两路同时展开的,根据12世纪编年史作者达勒姆的西蒙(英语:Simeon of Durham)(Simeon of Durham)叙述,他的陆路军队最远洗劫了苏格兰东北部的邓诺特城堡(Dunnottar Castle),而海陆军队则先是袭击了凯思内斯(Caithness),然后是奥克尼(Orkney)的斯堪的纳维亚王国的一部分。

整个军事行动都没有记录任何战役,编年史中也没有记载任何成果,然而埃塞尔斯坦的土地证书却记载得非常清楚。9月间他回到了英格兰南部的白金汉(Buckingham),在那里康斯坦丁二世公正了一个土地证书,在证书中称自己为subregulus,这实际上是一位国王承认了埃塞尔斯坦的统治地位。12月埃塞尔斯坦在萨默塞特的弗罗姆召开御前会议,只有一位subregulus——海威儿·达参加,但是次年在赛伦塞斯特 的一份土地证书中,公证人为康斯坦丁,斯特拉思克莱德国王欧文一世,海威儿·达,伊德沃尔·佛尔和摩根·AP·欧文。935年圣诞,斯特拉思克莱德国王欧文一世再次参加埃塞尔斯坦的御前会议,与会的还有很多威尔士诸侯王,但此次康斯坦丁缺席。不到两年多的时间,他重返英格兰,而此时局势已经完全不同了。

934年奥拉夫三世(英语:OlafIII Guthfrithson)继承了他父亲高森佛利森的都柏林的古斯堪的纳维亚王位。奥拉夫与康斯坦丁二世的女儿结婚,从而与苏格兰结盟。937年,奥拉夫击败了在爱尔兰维京领土上的其他竞争对手,并且准备重建他父亲的约克王国。无论是奥拉夫还是康斯坦丁都无法单独对抗埃塞尔斯坦,但联合起来他们就有希望挑战韦塞克斯的统治权了。是年秋季,他们与斯特拉思克莱德的欧文联合起来,入侵英格兰。并与埃塞尔斯坦和他弟弟埃德蒙率领的西韦塞克斯和默西亚军队在布鲁南博尔之战(英语:Battle of Brunanburh)中狭路相逢。结果毫无悬念地以埃塞尔斯坦大获全胜而告终。奥拉夫带领他的残余军队逃回了都柏林,康斯坦丁的儿子战死。英格兰方面的损失也相当惨重,包括埃塞尔斯坦的两位表兄,以及长者爱德华的弟弟埃塞尔维尔(英语:Æthelweard (son of Alfred))的几个儿子。

撒克逊人和北方人之间发生了一次声势浩大又可歌可泣的战役。是战中,数以千计的北方人战死,但是他们的国王奥拉夫却带着几个随从仓惶逃窜。与此对比鲜明的是撒克逊人同样损失惨重,而撒克逊国王埃塞尔斯坦却最终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二三十年后,编年史作者埃塞尔维尔(英语:Æthelweard(historian))记述到公众普遍认为那是一次伟大的战役,历史学家艾尔弗雷德·P·史密斯(英语:Alfred P. Smyth)形容这是“盎格鲁-撒克逊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战役”。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则摒弃了一贯言简意赅的风格,用一篇长诗来赞美这次伟大的胜利。然而却没人明确的知道这次战役的具体地点,大多数历史学家都比较倾向于威勒尔半岛(英语:Wirral Peninsula)上的布兰博罗(英语:Bromborough)。

苏拉·富特的观点认为,用任何辞藻来形容这次战役的重要性都不过分:如果埃塞尔斯坦战败,西韦塞克斯统治下的不列颠就会土崩瓦解。亚历克斯·伍尔夫则认为这次战争对于不列颠的政治力量分布并没有多大影响;更何况当埃塞尔斯坦去世后,他所有的成就都付诸东流,而且奥尔夫后来也当选为诺森布里亚国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