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TA释疑:穆塔夫和弗莱彻在曼联的新角色

终于到了这一天,曼联给始于2018年夏天的一项大工程画下了句点。但红魔没有从一票大牌候选人中选择首任足球总监,而是从俱乐部内部提拔了两人。

达伦-弗莱彻成为了曼联第一任技术总监,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责任。而约翰-穆塔夫被提拔为足球总监,坐上了卡灵顿的第一把交椅。

埃德-伍德沃德仍然会监督整家俱乐部的运营,直接向乔尔-格雷泽汇报情况,但曼联相信,这次调整能让俱乐部的管理架构变得更为清晰,尤其能让招募层面的运作更加顺畅。

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份自信到底有没有实际根据,不过外界仍对曼联这次大变动的实际效果有不少疑问,The Athletic会在本文中回答其中一些关键问题……

自曼联首次放话俱乐部正在寻找足球总监已经过了将近三年,而在这段时间里,俱乐部内部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变化。

穆里尼奥私下是反对设立这一职位的,他希望自己能继续全盘掌控一线队的运作,因此最初的情况有些微妙。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尤其是索尔斯克亚持续给俱乐部带来影响后,俱乐部也得出了结论,给现有的体系塞进一位强人只会引发问题。

因此,就像The Athletic去年五月报道的那样,曼联把思路调整为找个能减轻三德子在转会事务上的负担的人,同时能指导训练基地里的各项工作,但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会扮演指引整家俱乐部前进方向的角色。曼联想找一个能和主教练坐在一起顺畅沟通的人,而不是身居高位给同事们下达指令。

曼联之前认真评估过俱乐部之外的候选人,其中不少人都是业界的知名大咖,而且已经被媒体报道过了,俱乐部员工甚至留意到有博彩网站为此开了盘。但最终,三德子和乔尔-格雷泽达成一致,适合曼联的具体解决方案还是内部提拔。

今年一月,曼联就接近敲定任命穆塔夫和弗莱彻的决定了,终于在近期完成了相关工作,而曼联也希望作出决定后能立刻采取行动。据悉,老特拉福德对这次的运作感到满意,全程的保密工作都做得挺好,在官宣之前没有消息泄露出去。

穆塔夫是莫耶斯在2013年11月带到曼联的,之后他和三德子建立起了紧密的合作关系,这几年间也在俱乐部管理体系中一路攀升。

初来曼联,穆塔夫就意识到刚刚出任首席执行官不久的三德子需要支持,他自己负责的一项任务就是撰写报告清楚地陈述俱乐部的各项事务,当时弗爵爷退休带来的风暴席卷了整家俱乐部。

高级别消息源表示,穆塔夫对于俱乐部的全盘运作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是个解决问题的高手,2016年穆塔夫出任足球发展主管,负责曼联青训学院的改革。

此次聚焦青训球员的培养源自穆塔夫之前出任英超联赛的精英表现主管的履历,在那个职位上,穆塔夫一手推动了在全国范围内发起的EPPP计划(精英球员表现计划)。据说,与梯队教练在一起时,穆塔夫表现得相当大方,也始终以真诚待人。

据悉,穆塔夫在曼联签下汉尼拔-梅布里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当竞争买家开出报价后,穆塔夫频繁搭乘火车前往巴黎,直接与汉尼拔的家人进行沟通。

尽管2019年的季前备战期十分忙碌,穆塔夫还是抽出时间飞往了挪威的特罗姆瑟,考察另一名目标。去年夏天,伊萨克-汉森-亚伦正式加盟曼联。

对于曼联女队,穆塔夫投入了同样的精力,这也是他的另一项主要工作职责。有一次,穆塔夫赶赴博勒姆伍德(据曼市有三个半小时的车程)观看了曼联女队对阵阿森纳的晚场比赛,当晚乘球队大巴一路向北赶回曼市,次日再度南下杀回伦敦,现场观看曼联男队的比赛。

穆塔夫在俱乐部的影响力不断提升,甚至接过了一些职责之外的任务。他任命斯蒂夫-布朗出任球探运营主管,而现在,俱乐部相信当前的招募体系已经能稳定提供回报了。尽管已经在足球行业摸爬滚打了23年,穆塔夫没有丢失自己的工作热情,曼联引进边后卫特莱斯也是他的手笔之一。

在幕后握着方向盘的穆塔夫可以理直气壮地在个人履历上加上“司机”这重身份,此外,他还拥有利物浦约翰摩尔斯大学的运动科学学士学位和运动心理学硕士学位。

今年一月曼联作客安菲尔德挑战利物浦的时候,已经加入索尔斯克亚团队的弗莱彻首次走进了总监包厢,并立即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人物。一位消息源说:“所有人都围在他身边。”

弗莱彻一边讲故事,一边给出自己的专业见解,让房间里的其他人当了15分钟的听众。

弗莱彻上赛季就是梦剧场包厢的常客,早在2019年他就开始和俱乐部商议重返俱乐部的正式职位。不过直到弗莱彻加入教练组后,三德子才真正认可他给俱乐部带来的价值。

在其他人的描述中,弗莱彻是个高情商的同事,能给曼联招募团队提供专业知识,所以他的头衔有“技术”一词。

索尔斯克亚欢迎弗莱彻的回归,在俱乐部提拔弗莱彻后也一直对他赞不绝口,并不介意自己的权责会被分走一部分。

“他的曼联DNA正是我们需要的。”索尔斯克亚说,“他曾在曼联效力过,也去过其他俱乐部历练,对于足球有自己的深刻理解,而且一直十分关注年轻球员的成长。”

“所以,在我看来,现在我们可以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在其他方面产生更大的影响,比如球员招募,他可以和球员们好好沟通,告诉他们自己认知里的曼联俱乐部是什么样子。”

我们只能等着看实际效果,这是毫无疑问的,新的管理架构的具体细节也还不明晰。

然而索帅的表态里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向潜在引援“宣传”曼联俱乐部似乎会是吸引最顶级的球员的关键。埃弗拉之前就公开批评过曼联俱乐部在足球层面的运作,拿不下想要的转会目标,起码弗莱彻的角色顾及到了这个问题,哪怕他还要向穆塔夫报告。

穆塔夫会面临极为严峻的挑战,他得正面竞争并争取击败欧洲足坛最好的体育总监们,签下能真正让曼联重返冠军行列的新援,而不是继续满足于获得欧冠资格。

朗尼克和范德萨等曼联接触过的人选都有多年的顶级招募经验,范德萨的履历也让业内的一部分人认为曼联错失了直接找一位现成的顶级高管的机会。

在曼联招募梅布里和法国U17队长——坎布瓦拉的过程中,穆塔夫获得了成功。但他在俱乐部追求贝林汉姆甚至是哈兰德时做出的努力并未得到足够的认可,当然,说到厄林-哈兰德,拉胖加入违约金条款的要求不可能得到三德子的批准。

在之后的日子里,曼联需要在穆塔夫的引领下走进转会市场,并应对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以后大部分经纪人会接触到的第一位曼联代表,或者其他俱乐部向曼联推销球员时的第一位联系人,都会是穆塔夫,曼联清洗球员也得先经他的手。穆塔夫的升职也意味着三德子可以后撤一步,不用应付打不完的电话了。

另外,马特-贾奇的的职责也更加明确了。他现在会向穆塔夫汇报工作,也得到了更符合自己实际工作的头衔。贾奇成了谈判主管,而不是之前云里雾里的曼联发展部主管。

穆塔夫的职责不单单是球员招募,还有卡灵顿基地的全盘管理,在这方面他会得到现有人员的协助。

在曼联相对年轻的团队里,费兰是卡灵顿的老资格之一,是目前俱乐部里少有的球员和教练生涯都有夺冠经验的人,他可以和穆塔夫一起解决很多问题。58岁的费兰在转会事务上深得信赖,之前和索尔斯克亚一起现场考察过贝林汉姆和费尔南德斯。

作为一线队发展主管,尼基-巴特会在青训学院和一线队之间搭建桥梁,能给梯队里的天才提供机会,也能适时提醒索帅哪些年轻人做好了准备。不过巴特自己也是曼联青训毕业生,后来跟随一线队夺得了诸多荣誉,他也明白何时应该严厉地敲打年轻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