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夺塔兰托:战略之父汉尼拔 如何在罗马腹地开辟敌后根据地

他自己刚在前一年的诺拉城被马塞拉斯击败,随即又丢掉了投降于他的意大利城市阿壁。更为不幸的是,原计划充当跳板的西西里城市叙拉古,正被罗马军队围的水泄不通。乃至与他结盟的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也被舰队堵得则连亚德里亚海都无法横渡。

但诸神显然不想就此结束汉尼拔的反罗马事业。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位于意大利东南部的希腊城市塔兰托又传来了重大利好消息。

塔兰托位于半岛东南角的塔兰托湾,从古至今都是相当重要的国际港口,也是整个大希腊区的龙头势力。由于最早是来自斯巴达的希腊移民建立,因此与逐步扩张的罗马并不对付。在双方的缓冲区逐步消失后,只能禁止共和国的船只进入附近港湾。

到公元前3世纪初,希腊移民与罗马的矛盾彻底爆发。由于海湾另一头的希腊城市图里伊城不堪琉卡尼亚人骚扰,转而向罗马求援,让后者借机派出舰队进驻南方。当然,这也破坏了他们与塔兰托之间的条约。希腊人主动出击,并取得了一些小规模胜利,但终究不是动员力恐怖的罗马对手。

此后,这座城市就向四方求援,最后找来了继续用钱的伊庇鲁斯的国王皮洛士。但后者的马其顿式部队,也经不起意大利战场的惨烈消耗。随着他率军返回马其顿参加夺权战争,孤军奋战的塔兰托也就只能对罗马服软。这座城市必须交纳人质,接受共和国驻军,等于是被强行绑定了盟友关系。

对于这样的现状,塔兰托人肯定不会服气。当汉尼拔的迦太基军队开始肆虐意大利,留在罗马城的人质便开始尝试逃跑。不幸的是,这些人大被捉住和处决,反过来也极大刺激了他们留在南方的亲友。在这些活动家的鼓动下,有13位年轻贵族挺身而出,决心把城市献给汉尼拔。他们的领头人费勒迈纳斯,就为能接触到迦太基大救星,假装出城搜集物资。然后趁着黑夜摸到了对方军营,与来自北非的战略之父展开过密切交流。前者将城内情况托盘而出,后者则赠与了他一群牛,以便带回城去充当更好的第五纵队。

这位费勒迈纳斯便更加钦佩汉尼拔的智谋,开始照着吩咐执行渗透计划。他经常的带着人以出门狩猎名义出城,很快就献城的条件与迦太基人达成共识,又心满意足的带着布匿人不征贡赋承诺回城,争取到更多支持者加入进来。年轻的野心家又遵照汉尼拔指示,在每次狩猎归来后都要将猎物分给每一位罗马驻军将士。为进一步降低守卫的警惕性,费勒迈纳斯还借口躲避敌人搜捕而故意在夜间归来,让罗马人形成了随时为他开放城门的坏习惯。

等到一切准备都有条不紊的完成,罗马驻军的指挥官李维决又很不赶巧的决定举办一场大规模宴会。费勒迈纳斯马上将这一情报报告给汉尼拔,双方遂决定在宴会当天半夜就发起突袭。

为进一步麻痹守军,汉尼拔特意对外放出自己生病的假消息。而后丢下大部分主力部队,只精选出万名步骑兵在凌晨出发。为保持行动的隐秘性,还有80名努米底亚轻装骑兵被安排在队伍的四周,清理行军路线上的探子和本地居民。很快,这支迦太基精兵便赶到了塔兰托城外22公里的河边。借着河流掩护,汉尼拔命令士兵吃饭休整,同时召开了军事会议布置具体作战任务。当一切准备妥当,全军就以密集队形等待夜幕降临。

就在迦太基人整装待发时,塔兰托城内的盛大宴会也如期进行。整个庆典从早上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连指挥官李维都因愉悦氛围而忘乎所以。即便有部下报告发现努米底亚骑兵在城外游荡,也根本没把消息当回事,只是安排一半的骑兵出城驱逐。城内的阴谋者却派人监视着他,在确认对方已经回家就寝后,派人占据了通往市民广场的几个通道。同时靠近城门附近的墓地,准备随时策应城外的迦太基军队。

另一边的汉尼拔,也在天黑后便展开了预定行动。他安排费勒迈纳斯带着1头野猪和1000名非洲士兵。前往夺取塔兰托的一处城门。自己则带着余下军队悄悄靠近,目标是城市东侧的泰曼诺斯门。他们抵达后就点燃火焰给埋伏在墓地的内应发信号,后者也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并立即开始袭击罗马守卫。在巨大的内外夹攻压力下,这里的防御很快就宣告瓦解。汉尼拔又在这里留下2000骑兵在城外做预备队,随后带大队人马直奔市民广场。

与此同时,费勒迈纳斯也带着3个朋友到达另一侧的城下。哨兵发现是老熟人扛着野猪归来,便习惯性的为他打开城门。对方也像以往那样,马上把野猪肉分给他们。但当这些粗心大意的士兵忙着割取加餐,便被叛乱者藏在衣服里的刀剑击杀。希腊人很快就娴熟的打开城门,让早已在城外等候的30名非洲士兵前来协助自己消灭剩余守卫。于是,塔兰托的这一侧也被进攻者完全控制,城外的剩余士兵得以顺利入城。两支部队最终在市民广场成功汇合。

接着,汉尼拔决定从趁热打铁,立刻安排2000名凯尔特士兵分为三部分出击。他们在塔兰托带路党的率领下,前往占据各处街道并告诉本地人呆在家不要出来。等到所有要道都被控制,费勒迈纳斯又找来人吹响罗马军号,沿着街道通知罗马人赶紧带着武器出来集合。不明就里的军团士兵便三三两两的带着武器走出家门,遭到等候多时的凯尔特人围攻,几乎全部都被迅速杀害。由他们入城引发了的骚乱、打斗声和哀嚎声,也将酒醉的李维吵醒。正当他还在疑惑不解时,敌方已经入城的信息就传到自己耳中。李维知道大事不妙,便立刻带着随从冲向港口,在那里乘船赶往防守严密的卫城据守。

经过一夜战斗,迦太基军队已成功控制了除卫城外的全部城区。汉尼拔本人带着大军驻扎市民广场,在天亮后将塔兰托市民们集合到这里。在随后的演说中,他痛斥罗马人的侵略行径,声称自己是来解放城市。最后让市民们重新回到家里,并在门上标注“这是塔兰托人的家”。等到这些工作全部完成,才便调集人手前往掠夺那些没有符号的房屋。

然而,塔兰托的卫城却是易守难攻,里面还有5000名罗马士兵驻守。汉尼拔明白自己没有能力强攻夺取,便召开公民大会要求塔兰托人修筑栅栏去包围那里。同时也安排部队驻扎在栅栏附近监视罗马人动向。

守军一见对方准备围困,便立刻冲出城来交战。迦太基人见状也马上向后撤退,打算引诱罗马士兵脱离工事掩护。当后者开始翻越壕沟就迅速掉头反击,在狭窄的空间里杀成一片。虽然军团奋勇抵抗,却还是不堪强敌的突然袭击。许多罗马人都跌入壕沟丧命,剩下的幸存者也只能逃回卫城。

可惜的是,接连的胜利也无法撼动卫城防御。汉尼拔曾尝试修建攻城塔、弩炮进行强攻,但这些努力全都被守军逐个化解。他们用弹射器发射石弹,也会在夜间纵火突袭,将对方的所有机械设备都消灭殆尽。而且由于控制了港口,又从海路得到了来自隔壁麦达蓬坦城的援军。汉尼拔只能继续强化封锁,召来塔兰托人帮忙,在栅栏背后再建立一条壕沟+土墙的防线。由于觉得仍然不够,还安排修了一段位于所有工事后方的土墙。最后留下足够的步骑兵防御,自己赶到城外扎营,以避免市民对大量的外国驻军感到反感。

对于依然掌握在罗马人手中的港口,汉尼拔从各处搜来船只装上拖车,通过海边的街道送入塔兰托海湾。由于罗马守军也没有战舰,这支临时组建的舰队便成功切断了卫城海路,还俘虏了从图里伊城派来的运粮舰队。眼见大势已去的驻军只能放弃卫城,想方设法弄来一些船只,趁对方不注意才逃往东边的布林迪西。

塔兰托的彻底失守,也让整个大希腊区的反罗马情绪达到顶峰。此前俘虏的图里伊城运输人员已被策反,他们回去后就打开大门迎接迦太基将领汉诺。附近的另一座希腊城市麦达蓬坦城,也趁机杀光了剩余罗马驻军,开门拥抱汉尼拔。位于两座城市中间赫拉科里亚,自然效仿投诚,连此前一直保持忠诚的琉卡尼亚人也于次年掀起叛乱。

至此,汉尼拔夺取了除利吉姆外的全部大希腊区城市。但这些胜利还是没能帮他取得理想的主动权,而后的战局发展也将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