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被判无罪后那个四脚朝天大骂美帝的黑人和被韩信捧杀的顽童

凯尔自卫击毙两只,击伤一只黑命贵一案,一年多来牵动着全美乃至全世界的心。当地时间11月19日,经过14天的审判,在12名成员组成的陪审团一致裁决下,凯尔被起诉的5项罪名全部不成立,无罪释放。听到消息之后,这个18岁的少年喜极而泣,瘫倒在椅子上,然后回身和其中一名律师拥抱,年长的律师对其安慰再三。

这个案件,因为所处的时代,再加上美国的判例法传统,必将成为美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司法判决。判决再次说明了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在普通美国人心目中的稳固地位。须知,陪审团成员是由不具备法律知识,也没有从事过法律行业的人士组成,目的是排除知识分子根据本意制定的法律条文偏见,让法律回归人性常识,让普通人基于常识做判断。

这个案件本来很简单,一个持枪少年面临暴徒的,自卫击毙暴徒的故事,别说是冷战以前的美国,哪怕倒退20年,这个案件根本不会被法庭进行长达一年的审判。哪怕在中世纪,无论东西方,只要在司法稍稍上轨道的时代,凯尔的行为基本都不会诉讼缠身。

不过在左流媒体那里,这是个受了白人至上主义流毒的少年的种族歧视恶行,非要把这个17岁的孩子置于死地不可。他们可不管这孩子干掉的是两个白人,打伤的也是一名白人。因为这三个人都是黑命贵成员,如今,别说对黑命贵拔枪是作死,你骂黑命贵都会社死大逆不道。一个17岁的普通少年算什么,敢不给黑命贵下跪的川普,都能让你的胜选成果泡汤。

不过,面对媒体的打压,这名曾经的,如今的无党派法官不仅当庭一再驳斥和叫停检察官漏洞百出的控诉,而且在最后一天审判的时候,禁止了自由派媒体MSNBC入庭,因为他们派记者追逐陪审团大巴、试图给陪审员们拍照,然后放到网上,让占据媒体权的对其人肉。而在美国,威胁陪审团属于重罪,但在现在的美国,这种行为应该也会不了了之。

左流媒体在最后律师结案陈词的时候都只播出了公诉人的结案陈词,而拒绝播出凯尔律师的结案陈词,而惯于煽情的的陈词如何煽情,不听都知道。你想到什么没有?你想到美国大选夜,川普被这些媒体集体割喉,只允许不质疑大选结果的声音存在没有?

正是这些媒体长期的自以为义自以为真理在握的报道,让这起普通的自卫击毙暴徒的案件变成了左右的泾渭分明:在保守派那里,凯尔是英雄,在所谓自由派那里,凯尔是白人至上主义小崽子。如果这两种声音旗鼓相当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所谓的主流媒体那里,凯尔是白人至上主义的小崽子的声音盖过一切。而凯尔无罪释放,虽然说是打了他们的脸,不过对他们而言,下一步肯定就是攻击法官和陪审团的种族歧视。

1997年,当互联网刚刚兴起,此岸的读书人还在学院纸媒中指点江山般津津乐道媒体作为西方世界第四权,无冕之王时,长盛不衰的007电影窥见了人类未来时代的隐忧,推出了《明日帝国》。影片讲述传媒大王卡佛掌控的明日系媒体,在联合国际势力兴风作浪的同时,意图通过操纵舆论,挑起大国之间在太平洋的战端甚至世界大战,然后让他掌控的明日传媒帝国获得该地区相关国家的媒体独家经营权。

最终,007在美女的帮助下,拯救世界,打败野心家,不过该影片的隐喻,在互联网被硅谷几家巨头垄断时代的2020美国大选和凯尔一案中坐实,而且干的比那位媒体大亨更加的让人惊心动魄。在这些所谓主流媒体的口中,新闻和真相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让你听到什么,你能听到什么。

宣判之后,守候在电视前的民众欢呼雀跃,不用问,他们就是CNN之流一直贬斥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美国的白人中产,他们为了家庭和事业,在的咄咄逼人下隐忍不发,为祖辈的所谓白人至上主义罪恶背负着沉重的道德负担,平素根本不敢表达自己的保守主义主张。当然,他们也是第二修正案的捍卫者。他们理应欢呼胜利,因为法官和陪审团在美国司法最难保持公正的时代,捍卫了公正和公义。法官和陪审团同样的不容易,除了黑命贵在庭外的:你不按照我的要求判决我,就对你威胁,我就骚扰你家人,我就上街,还有左流媒体对他们无处不在的人肉。

当然,左流媒体,好莱坞戏子,驴党大佬败灯佩洛西驴党议员纷纷谴责愤怒,就像川普击毙巴格达迪苏莱曼尼时他们的如丧考妣那样。身为非裔的威斯康辛州籍副州长谴责裁决,显然,因为他是个黑人,特权多一些,作为政治官僚敢抨击司法的审判。相比而言,败灯先是称尊重司法裁决,几个小时之后称为之愤怒和担忧,不过终究没有敢越过谴责陪审团和法官裁决的底线。

以上是白左精英也就是们的表现,他们表现的虽然气急败坏,但总体还没有太出格。网络流传的视频中,一个年轻黑人在庭外大吼FUCK美国,其后气的在地上打滚,四脚朝天,就像一只乌龟一样。

当然,在左流媒体那里,这种行为是对审判不公的抗议,不过,我更认为这像一个被惯坏的孩子在公众场合的撒泼打滚。孩子小的时候,这类行为可能还有几分可爱,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巨婴一旦走入社会,社会和家长又不及时指正其错误督促其改正的话,他迟早对他人对家庭乃至对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个黑人像乌龟一样四脚朝天的抗议咒骂,让我想起一个网络段子。韩信在树下休息,一个顽童在树上撒尿撒了他一头,韩信非但不生气,反而给了小孩一块糖,又有一天,一个恶汉也在树下休息,这顽童又撒尿在恶汉头上,恶汉挥手一刀把他砍了。

这个故事用韩信做主人公,当然是借鉴韩信经历胯下之辱,没有拔剑而起干掉无赖的那段经历。韩信不会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坏了自己的名声,可是要让他付出代价,那就是鼓励他这样干,然后让他自己去找死。更早用此类手段干掉亲兄弟的,则是野心家郑庄公,他用了20年的时间让他亲弟弟多行不义然后名正言顺将其干掉。苏东坡认为韩信这是真英雄,不会因为匹夫对其辱骂,就降低身份拔剑斗个鸡飞狗跳。

其实,这也说明这位一代战神的心机多么深,多么险恶。当然,如今的驴党也具备这种心机,只是他们会以反对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为名。他们没有任何人愿意和黑人住在一个社区,但还是假装非常热爱黑人,为维护黑人的权利肝脑涂地。其实,想一想屡屡跪黑命贵,以至于被称为“跪为总统”的败灯以及驴党政客纵容下,黑人混到以美国十分之一的人口,包办美国犯罪率的50%, 70%不知道父亲是谁,是不是很可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