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卡西诺——二战中最激烈的山地战

参加卡西诺山地战的德国第3伞兵团2营连长舒斯特中尉回忆:“飞机引擎的嗡嗡声和爆炸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发出的回声在山谷中回荡。这是一种难以形容、令人发疯的声音,就像是地狱的召唤。整个大地都在颤动、撞击、摇晃着。我们紧靠在一起,轰炸似乎持续不断,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一切都像是幻觉。碎石和尘土纷纷落到我们头上,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我们不得不十分小心,以避免窒息或被活埋。”一位目击盟军炮击的英国军官说:“经过这样的炮击后我很难相信还有什么生物能存活下来。”

卡西诺山地战虽然就其规模比不上在东线和欧洲战场上的那些重大的战役,但是其惨烈程度却堪与那些重大战役媲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从1944年1月17日起到5月17日的4个月里,双方在小小的卡西诺山地这块弹丸之地投入重兵,反复厮杀,盟军先后发起了4次攻势,付出了牺牲25000多人和成千上万吨炸药的代价后,终于占领了这个通向罗马的据点。而德军也付出了伤亡20000多人的代价。德国伞兵在克里特岛失利后,在卡西诺以其不可思议的顽强勇敢再次赢得了荣誉,被盟军称为卡西诺的“绿色魔鬼”。

1943年盟军成功地在西西里岛登陆,夺取了进军欧洲大陆的桥头堡。为了将德军的注意力吸引在意大利方向,为准备中的诺曼底登陆争取时间,盟军开始以西西里岛为跳板,向意大利腹地进军。1943年9月的雷吉奥、塔兰托和萨莱诺登陆都很顺利。9月9日迫于盟军军事上的巨大压力,意大利发生政变,墨索里尼被软禁,新的意大利政府宣布停战。对于盟军,罗马似乎近在眼前,然而此时他们却遇到了古斯塔夫防线这道铜墙铁壁。

古斯塔夫防线是德军建立的一条横贯意大利中部的预设防线,由凯塞林元帅指挥的C集团军据守。古斯塔夫防线的中枢和制高点是卡西诺山,山脚下有一座小镇——卡西诺镇。卡西诺山峰顶部筑有一个始建于中世纪的古老的卡西诺修道院,是意大利著名的古迹之一。卡西诺山地扼守着通向罗马的6号高速公路和铁路,盟军要进军罗马,则必须拿下卡西诺山地。于是卡西诺山和周边的山峰最终成为进攻者和防御者争夺的焦点。

1944年1月17日,英军、美军和自由法国部队进行了第一次战役,只占据了卡西诺峰周围的一些小阵地、部分高地和山峰的斜坡,并没有撼动德军的防线,德军仍旧牢牢地控制着卡西诺峰及周围地区。

1月22日,为了从后方袭击古斯塔夫防线英里的安奇奥海滩实施登陆,此次行动被丘吉尔称为“野猫”战役。其意图是为了将古斯塔夫防线正面的德军主力引开,以配合盟军突破该防线。

然而由于美军第6军登陆后没有及时向内陆推进,被及时赶到的德军第14集团军压缩在登陆滩头,如果不是依赖盟军强大的舰炮火力和空军掩护,那里差点儿成为第二个敦克尔克。不但其后方袭击古斯塔夫防线的计划破产,反而需要进攻古斯塔夫防线的盟军突破防线前往救援,实在是令人尴尬。

2月15日开始的第二次战役以轰炸卡西诺修道院开始。卡西诺修道院位于卡西诺顶峰,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卡西诺山地。第一次战役中德军准确而猛烈的炮火让盟军吃尽了苦头,他们坚信德军炮火之所以如此准确是因为利用了修道院作为其炮兵观测所。

经过盟军指挥部的激烈争论后,15日由B-17轰炸机群投下的重磅炸弹将这所欧洲最古老的修道院之一——卡西诺修道院夷为平地。但盟军不曾预料到的是,原先德军并没有直接进驻修道院。修道院变为废墟后,德军反而没有了顾忌,厚达15英尺的墙壁和废墟成为了德军强有力的支撑点。

新西兰第2师、英军中由印度和廓尔喀士兵组成的部队成为第二次战役中盟军的主要进攻部队。他们攻击卡西诺城以南,夺取了山脚下的火车站,但遭到了德军第90装甲掷弹兵师和德国伞兵舒尔茨战斗群的反击,在付出不小的伤亡后被迫撤退。进攻于2月19日被迫取消,幸存的印度和廓尔喀士兵躲进卡西诺山地四周的掩体。

3月15日晨,盟军开始了第三次战役。战役以大规模的炮击开始,炮击给德军带来巨大损失,有些德军伞兵营减员至200人左右。整个修道院和卡西诺镇一片废墟。一位英军指挥官说:经过这样的炮击后任何生命都很难存活下来。然而当新西兰第二师开始进攻时,一个个德国伞兵却奇迹般地从废墟中爬出来并开始顽强抵抗。

经过激战,英军占领了卡西诺山一侧的Hangmans山。新西兰师也攻入卡西诺镇,但像“大陆饭店”这样的坚固支撑点仍掌握在德军手里。3月19日,盟军最高司令部命令加紧对卡西诺镇的攻势,务求扫清城中的德军据点。同时廓尔喀团在得到印度部队的增援后,对卡西诺山发起正面进攻。但德国伞兵死死地钉在了卡西诺镇,令盟军一愁莫展,双方步兵在残墙断壁之间苦战。不过最终新西兰部队终于在卡西诺城内占得上风,盟军的增援部队也抵达。

3月25日盟军放弃了对卡西诺山的正面进攻,并放弃了Hangmans山,第三次战役的结束。

5月11日深夜,盟军的2000门火炮开始怒吼,进攻卡西诺的第四次战役打响了。此次担任主攻的是波兰第3“喀尔巴阡”师。经过激战,波兰人占领了卡西诺侧翼的Calvary山。

经过连月苦战,德军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抵挡不住盟军猛烈的进攻。12日英军、美军和自由法国部队也突破了各自主攻方向的德军防线日凯塞林元帅下令从卡西诺镇、修道院,以及其它周围的山头撤退。18日清晨,波兰部队进入了卡西诺修道院,在废墟上骄傲地升起了祖国的国旗。至此整个卡西诺战役宣告结束。

顽强守卫卡西诺山的德国第一伞兵师阻滞了盟军在意大利的攻势,并在战斗中表现出令人不可思议的顽强、团结和坚韧的精神,赢得了“卡西诺的绿色魔鬼”的称号,同时也获得了对手的尊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