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卡西诺战役:机枪对射成经典历史上的山地战从未如此惨烈

1943年5月,在北非的小国突尼斯,驰骋非洲两年的德国“非洲集团军群”迎来了末日。在决定非洲命运的“突尼斯战役”发起前,盟军已经完全控制了突尼斯和意大利西西里岛的航线多万德意联军无法撤往意大利,也无力突围,最后被英、波、希、法、美多国部队全歼。

此战盟军俘虏25万德意联军,意大利举国震动。盟军以非洲为跳板北上欧洲,让二战进入新阶段。

盟军于1943年7月9日进攻西西里岛,德国人虽然在坚持抵抗,但是意大利盟友已经毫无斗志。意军在西西里岛再次被俘十多万,而根据盟军战史记载,意大利士兵根本谈不上被俘,大多数人都是主动离开战场,小跑着朝盟军投降。德国人在稍微进行抵抗后看到大势已去,把4万德军和7万意军从莫西拿海峡强运过去,继续在意大利本土坚持战斗。

西西里战役在8月19日结束,此时意大利法西斯政府已经接近垮台,墨索里尼在7月25日被国会撤职,并且遭到囚禁。

意大利政府跟盟军秘密和谈,决定退出战斗,纳粹元首知道了这个消息十分愤怒,他宣布:“无论谁当权,德国都不会把亚平宁半岛交给盟军。”于是,德国南方军区司令,空军元帅凯塞林将军率领C集团军驻守意大利,用一道“古斯塔夫防线”截断了意大利的国土。

盟军为了攻破古斯塔夫防线年跟德军鏖战半年之久,尤其在卡西诺战役中死伤惨重,影响了盟军北上的决心。“卡西诺战役”被称作“历史上最残酷的山地战”,盟军在卡西诺山上伤亡近7万人,其惨烈程度不输当时的东线年春天的卡西诺山,到底是怎样一幅地狱景象?

在盟军内部,苏联一方是最着急的,苏共领袖急切要求英美在欧洲另开“第二战场”,以减轻自己东线年盟军打到意大利之前,整个欧洲的德军都靠苏联一个国家扛着,苏军已经付出了上千万的伤亡,虽然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苏军处在上风,但是没人敢打包票德国不会反击。

而英国却有自己的“小算盘”,英国人主张盟军从南欧登陆,不是意大利就是巴尔干,从这里开辟战场可以帮助红军分担压力。

丘吉尔的建议看似有道理,但其实他完全是出于对英国自身利益的考虑。巴尔干半岛上有英国的殖民地,英国想早点把它拿回来。此外,英国首相丘吉尔是欧洲最早具备“冷战思维

盟军认为在意大利保持一定强度的攻势,能牵制德军在南欧的兵力,如果战争顺利,还能翻越阿尔卑斯山,进攻中欧。

1943年突尼斯战役结束后,盟军近水楼台先得月,用2600多艘船只运送几十万大军登陆了西西里。意大利法西斯顺势垮台,盟军在1943年末开始了艰苦的意大利战役。

1943年9月8日,意大利政府和盟国正式停战,意大利从法理上退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看到意大利已经背弃盟约,马上军事接管意大利,把80万意大利军人缴械,高级军官全部逮捕。德军在意大利投降两天后派军队占领罗马,一直向南前进到那不勒斯。

意大利国王埃马努埃莱二世和首相巴多格里奥连忙跑到盟军方面寻求保护。意大利在10月13日“原地转身”加入了盟军,“意大利王国”开始向德国宣战。

到了1943年11月,意大利境内的B集团军群被解散,隆美尔调往法国修防线。在德国凯塞林元帅的指挥下,所有德军被整合为国防军C集团军群,在罗马以南100公里处修建一条防线,该防线以卡西诺山为核心制高点,名为“古斯塔夫防线”。

C集团军群的德国士兵有很多经历过东线地狱的厮杀,战斗力强悍,而且他们熟悉意大利地形。这些老兵在山地战之中老练沉稳,把守各种交通要道和地形死角,有时一个连就能抵挡住盟军一个团的前进。

这次战斗的惨烈度惊人,在卡西诺战役开始的前五天,盟军只推进了十几公里,却遭受了15000人的伤亡。

“安其奥登陆”名气不大,它是盟军在意大利的一次登陆实验,测试盟军在德军腹地有没有登陆作战的实力,为后来的法国登陆累积了经验。1944年1月22日,安其奥登陆开始,美国陆军第6军虽然成功冲上安其奥海滩,但是没能突破德军防线。

此战中德军再次显现了极高的战术素养,凯塞林元帅反应迅速,让第14集团军压制登陆的美军,德国新式的“虎式坦克”和“豹式坦克”一夫当关,让美军寸步难行。

为了保护整个欧洲的遗产,德军不会进驻卡西诺修道院,也希望盟军对其进行保护。

第一次进攻卡西诺防线时,盟军没有对卡西诺修道院进行轰炸,此举受到了前线将士的议论。因为前线德军的炮火打得奇准,军人们一致怀疑德军把炮兵观察哨放在了修道院里。盟军司令部经过一系列的研究,最终决定炸掉这个千年古迹。

随后盟军选拔了善于山地作战的印度郭尔喀士兵,去进攻德军伞兵防守的卡西诺山顶。

但卡西诺修道院的废墟正好成为德军的掩体,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郭尔喀战士仍然没有占领卡西诺山主峰,此战盟军伤亡5000多人,却仅仅拿下了山脚下的车站。

第二次卡西诺战役再次失败,此时盟军在“古斯塔夫防线”前已经停滞了三个月,解放意大利的目标遥遥无期,英美两国不得不思考二战未来的走向。此时在苏联境内,德军节节败退,红军即将解放全部国土,杀入欧洲。为了在国际局势中占据主动,盟军司令部最后下定决心,必须拿下罗马,解放意大利。

1944年3月的意大利战况对盟军有利,德国C集团军群经过长期苦战,生力军早已被被打残,前线装甲掷弹兵师几乎失去战斗力。

这时空军元帅凯塞林发出了调兵请求,把东线最精锐的德军之一——德国伞兵第1师调到了卡西诺前线。

新西兰军队和郭尔喀战士再次冲击山头,德军伞兵四处布置地雷阻止盟军步兵冲击,并且用机枪给盟军造成巨大伤亡。因为德国军队在此次战役中动用了3000挺以上的机枪,所以第三次卡西诺战役也得名“机枪地狱”。这次战役也成为了史上有名的机枪战经典。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哈德曼为此惊呼:这是一场惨烈的机枪对射!

于是,经过一个月的整顿和补给后,在1944年5月11日,第四次卡西诺战役开始。

盟军上千门火炮对德军阵地进行轰炸,德军苦苦支撑,但是盟军的优势已经不可逆转。

美国的人的坦克数量,比我们反坦克炮的炮弹还多。”波兰军队、法属非洲军队、加拿大军队都加入了战斗,盟军在一周的进攻里包围了卡西诺山,然后由波兰军队主攻卡西诺修道院废墟。德国伞兵多次击退波兰军队的进攻,最后几乎弹尽粮绝。5月19日,凯塞林元帅下令伞兵撤出卡西诺山,波兰人在山顶升起波兰国旗,前后长达4个月的卡西诺战役彻底结束。

卡西诺战役的结束后,盟军记者走进了卡西诺修道院的废墟,眼前的惨烈景象让他想起古代诗歌中的战场。

在二战结束后,意大利政府在卡西诺山脚下修建了公墓,盟军将士被集体安葬。在离镇子稍远一些的地方,阵亡于卡西诺的20000德军战士也被统一安葬。

卡西诺修道院在战后被重建,至今依然是意大利重要的基督教建筑。每年的卡西诺战役纪念日,卡西诺修道院的修士们会去墓地为所有阵亡将士祈祷。

修士们认为:“他们在生前曾是敌人,但是在上帝面前,人是平等的。卡西诺没有敌人,只有人。”

“D-day逃兵”这个名字被安在了意大利盟军身上,直到1945年5月德军投降,意大利盟军都在进攻“哥德防线”,没能跨越阿尔卑斯山,这让他们处于“盟军鄙视链”底端,几乎和东南亚盟军相提并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