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昂尼德·优素福维奇以《亲希腊者》三获俄国大书奖

列昂尼德·优素福维奇(右)接过第十六届大书奖的奖牌。摄影:瓦列里·梅利尼科夫

七十四岁的俄国纪录小说之王列昂尼德·优素福维奇不久前以历时十二年写成的历史小说新作《亲希腊者》获颁第十六届大书奖。

大书奖创办于2006年,得到大亨赞助,每年年末颁奖,是目前俄国总奖金额最高的年度文学奖。

今年的颁奖典礼由莫斯科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电力剧院搬回了俯瞰克里姆林宫的巴什科夫公馆举办。

优素福维奇亲自到场接受了大奖。他还获得了巨额奖金三百万卢布,今年约合人民币二十六万元。

《亲希腊者》厚三百八十页,副题是“用日记、信件,并以主要人物与不在场的对谈者之间所作心理对话写成的小说”,而作为书名的“亲希腊者”,指的是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希腊民族独立运动的支持者,优素福维奇视之为任何在精神上把希腊当作热土的人,或所谓的“精希”,从罗马皇帝图拉真和哈德良,到俄国大诗人普希金,莫不如此。但最著名的精希是英国诗人拜伦勋爵,他出钱为义军购买军火,还亲任指挥官,直到病死于希腊军中。像他一样,书中的法国老兵夏尔-安托万·法比埃上校在拿破仑被推翻后出逃,翻越比利牛斯山脉,到西班牙为革命政府而战。不久,马德里沦陷,他又奔赴希腊,志愿参加反对奥斯曼帝国的战争。

在小说中的俄国上层社会,援助希腊正教兄弟的呼声日益高涨。国务秘书叶洛夫斯基力劝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出手,希腊御医康斯坦丁·科斯坦迪斯为家乡的义军提供情报,沙皇的密友克里德纳男爵夫人也在圣经里为俄军参战寻找合适的引文,但沙皇本人无意卷入别国的战争。而在乌拉尔山脉东麓的下塔吉尔,有位参加过1812年反拿破仑卫国战争的老兵、现年三十六岁的退役高级尉官格里戈里·莫塞帕诺夫,因为揭露工厂管理层的腐败而遭到打击报复,如今也受着热情的驱使,致信阿拉克切耶夫伯爵,自称握有重大秘密,可能“大大有助于十字架对新月的胜利”,使希腊人挣脱土耳其的统治。但这秘密,他只能向伯爵或沙皇本人当面讲出。

书中的人物,有些在历史上实有其人(亚历山大一世、阿拉克切耶夫伯爵、易卜拉欣帕夏),有些有历史原型(克里德纳男爵夫人、法比埃上校),有些则纯属作家的虚构(莫塞帕诺夫、叶洛夫斯基),优素福维奇将他们巧妙地放到了同一个历史舞台上。

2009年,他曾以小说《鹳鹤与侏儒》获奖,又在2016年以小说《冬日之路》折桂。

《冬日之路》描写了1922年到1923年,从国外返回俄境的诗人阿纳托利·佩佩利亚耶夫将军率领麾下白军,在从海参崴到雅库特的西伯利亚冰原上,与支持革命的伊万·斯特罗德统率的骑兵分遣队进行的殊死而绝望的战斗。

“内战行将结束之际,最可怕的敌人已不是你的对手,而是严寒,在这样一个世界里,白军和红军不再相互憎恨,而是持续不断地劝说对方投降。没有人想杀死自己的俄罗斯同胞。”然而,反革命分子失败的命运已经注定,他们终将发起最后的一战。

列昂尼德·优素福维奇1947年12月18日生于莫斯科。1970年从彼尔姆大学哲学系毕业后,他参加苏军,在外贝加尔地区服役三年,从此与佛教、蒙古和远东历史结缘。1981年,他以关于十五到十七世纪俄国外交礼仪的论文获授彼尔姆大学的博士学位。

中华读书报在2016年的报道中,曾引塔斯社康斯坦丁·米尔钦的文章指出,在长逾四十年的文学生涯中,优素福维奇从未树敌,要是考虑到他总是写作有争议的题材,没有敌人的成就便更显得无敌了。这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是因为风格。他擅长描写高难度的历史事件和相对无名的主人公,并以冷静的叙事而为人称道。

2021年是俄国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1881)和大诗人涅克拉索夫(1821-1878)诞生二百周年。因此,在大书奖的颁奖典礼上,朗诵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日记和涅克拉索夫的诗。

马娅·库切尔斯卡娅的作家传记《列斯科夫:被忽视的天才》获得了价值一百五十万卢布的大书奖二等奖。

获得去年大书奖的是俄国诗人、作家和物理学家亚历山大·伊利切夫斯基反思科学与宗教冲突的小说《牛顿的蓝图》。

大书奖往届得主包括德米特里·贝科夫、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弗拉基米尔·马卡宁、丹尼尔·格拉宁和扎哈尔·普里列平等名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