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无人打篮球的国家 今成NBA亿元先生民族骄傲

(文/ESPN分析家 Jackie MacMullan 译/frank)十多年前,卢克-巴莫特在喀麦隆开创了一条篮球之路,而他的后辈,恩比德正是顺着这条路走过来的。

如今,恩比德与76人队达成了续约协议,双方签订了一份5年1.48亿美元的合同。如果恩比德达到一些条件,他最多可以拿到1.78亿美元。

那是七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喀麦隆的空气开始变得粘稠,汗珠从小男孩子的眉梢滴落,他在雅温德体育宫外兜圈子,计划着该如何混进场去。雅温德体育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送给喀麦隆的外交礼物,它是一座气势宏伟,不对称的圆顶体育馆,屋顶尖耸陡峭,看起来像是从另一个星系降落到这里的宇宙飞船。小男孩名叫亚瑟,只有十岁,他冲保安大声喊着,但保安告诉他亲属和朋友不得入场。

“但我想看看我的哥哥!”男孩说,阳光直射在他圆圆的脸上,可爱的笑容似乎可以传染给身边任何一个人,“就让我偷偷进去呗,好不好?”

那是2011年的夏天,这个小男孩的哥哥,乔尔-恩比德被邀请参加卢克-巴莫特的篮球训练营,这个夏令营在当地十分有名,这样的机会让恩比德的家人感到很纳闷。17岁的恩比德已经长到了6英尺10英寸高,但他并不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在此之前,他参加了三个月的集训,正计划动身去欧洲,作为喀麦隆国家排球队的一员接受训练。恩比德的父亲,托马斯-恩比德,曾当过军队里的上校,后来又成了手球冠军,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继续打排球。恩比德的母亲,克丽丝汀刚从法国的购物节上回来,听说儿子要去参加篮球试训,不禁问道,“难道是我离开太久了吗?”

体育馆外,亚瑟还没有放弃,他爬到带刺的金属栏杆上,希望从高处能有机会偷看到里面的情况。在这个家里,他好像是唯一一个对恩比德去打篮球感到兴奋的人,甚至连恩比德自己也有疑虑,父亲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

去年11月,NBA里有三名首发球员来自喀麦隆,他们分别是洛杉矶快船队30岁的前锋卢克-巴莫特,费城76人队的中锋乔尔-恩比德和多伦多猛龙队的新秀帕斯卡-西恩卡姆。毫无疑问,恩比德在他的国家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身高7尺却有灵敏的脚步,能投三分球,还有着无与伦比的幽默感。那些异想天开的自嗨和淘气的社交段子都说明了一件事,这个年轻人正在热情地拥抱新生活。

在巴莫特之前,喀麦隆只出品过一名NBA球员,名字叫Ruben Boumtje-Boumtje,他在2001年至2004年间为开拓者队打了44场比赛,场均得不到一分。在恩比德参加夏令营的试训前,巴莫特是喀麦隆唯一一名NBA球员,在一个并不算大的国度,他的地位无疑是传奇级别的。恩比德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状况,随后喀麦隆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新生代篮球运动员,这一切都始于他。

巴莫特还只有十多岁的时候,他无意间爱上了篮球,这项后来定义了他的运动,一切都始于他去练习足球的路上。那一天,巴莫特还是跟往常一样经过雅温德,他遇到了一群在脏兮兮的场地上打篮球的孩子。这片场地他以前就注意到了,但几乎总是空荡荡的。

接下来的一周,他三次路过这片场地。到了第三天,他终于停住了脚步,那里没别人。他迅速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举起自己的足球往篮圈上投去。那一刻,巴莫特体内的肾上腺素飙升,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2003年,16岁的巴莫特被选中参加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的篮球无国界夏令营。在那里,他展示了自己过人的篮球天赋,于是Joe Touomou,喀麦隆历史上第一位在第一级别联赛里打球的人邀请巴莫特去美国。这可不是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卡米拉-巴莫特,也就是卢克-巴莫特的父亲,在当地是一个势力强大,颇有声望的人。他和妻子出现在Bafia,一个位于雅温德以北80英里的小村庄。卡米拉是那里的首领,自1991年起,他一直担任喀麦隆全国就业基金总经理,直接向总统保罗-比亚汇报。他为家人创造了令人羡慕的生活,但从来没有忘记过他生命中曾经做过的那个艰难抉择。年轻时,他踢了两年职业足球,但他的父亲认为,体育只是那些在生活中无法成功的人的选择,因此他强烈要求自己的儿子成为一名医生,于是卡米拉最终放弃了自己所热爱的运动。

正因为如此,他很看重儿子卢克的这次选择,“我不想像父亲一样,对儿子做这样的事。”卡米拉说,“所以我说,‘去吧,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其实我从未想过,卢克能在NBA立足。”

2010年是巴莫特进入NBA后的第三年,他的父母提醒他身上背负的期望,他的好运必须与国家的人民分享。自打巴莫特记事起,他就看到父亲给生病的孩子或是贫困家庭捐款,他还知道母亲开了一家非营利性机构,专门帮助那些买不起药的人。因此,巴莫特也给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要提高喀麦隆的篮球形象,为此他投资兴建球场,让国家队不用在室外进行训练,让球员们可以接受最先进的训练方法。

那年夏天,巴莫特在全国五个地方开展夏令营预选,通过者即可参加篮球无国界夏令营。巴莫特努力想让喀麦隆的孩子有机会通过篮球获得成功。

在帮助巴莫特成功进军NBA后,Touomou被印第安纳步行者队雇佣为国际球探,他从恩比德的叔叔那里打听到,恩比德有着惊人的运动天赋,身高已经疯长到接近6英尺10英寸。于是Touomou带上一些超大号的锻炼器材就直奔雅温德。

2011年之前,恩比德的篮球体验仅限于在家附近的一个简陋篮球场上。场地是水泥的,有些地方甚至布满了蛛网,中圈的线画得歪七竖八,篮筐几乎被人扣烂了,边线甚至堆满了垃圾。就在这样一块场地上,恩比德模仿科比-布莱恩特在2009年NBA总决赛上狂虐魔术。每一次投篮,恩比德总是夸张地学着科比出手后的姿势,同时尖叫着“科比!”

当Touomou见到恩比德时,他才意识到这个孩子长得真是高,同时排球运动员的经历让他具备足够的敏捷度和出色的弹跳力。于是,他找到恩比德的父亲,尝试说服他恩比德在篮球方面拥有光明的未来,最后他搬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巴莫特的成功经历。

恩比德跟着Moudio训练了三个月,但第一天来到巴莫特的训练营,他还是显得很紧张。恩比德穿上篮球服,正准备走出更衣室,突然他停住了脚步,一想到即将要去自己不熟悉的比赛里竞争,他就感到心里没底。“我就是担心自己和那些人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恩比德回忆说,“我到现在都不理解卢克当年为什么选我,我打得很烂呀。”

Moudio也来到了体育馆,他向人群中望去,恩比德并没有出现。第二天早上,Moudio来到恩比德的门前,发现他竟然和亚瑟在家里玩电子游戏。这一次,Moudio陪着恩比德来到了训练营,亚瑟则在不远处跟着。

现在是训练营第二天早上,恩比德在比赛中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动作,就像Touomou给他看的奥拉朱旺的录像那样,队友传的球偏离了既定轨道,但恩比德一只手将球救了回来,旋即转身,跳步,暴扣,一气呵成!

那是巴莫特第一次看恩比德打球,他转头问恩比德的教练,“这孩子打篮球多长时间了?”

活动结束后,巴莫特的表兄弟Francois跑来问恩比德是否有护照,因为他被选中参加八月份在约翰内斯堡巨星的篮球无国界。

同一年九月,距离训练营结束仅两个月,巴莫特安排恩比德去佛罗里达州的Montverde学院,八年前巴莫特就是从那里开始的。离开家去6000英里外的地方,现在想起来恩比德仍然有些后怕,“我那时候有点害怕,当时只会说一句英语,‘早上好’。”

除了恩比德,还有一个人感到若有所失,亚瑟因为哥哥的离开感到很伤心,他甚至没去机场送行。恩比德离开前告诉弟弟,他一定从美国带礼物回来。

巴莫特坐在桌子前酝酿着夏季训练营的人选。他的小跟班亚瑟-恩比德躺在一旁,对每一个候选人进行有趣的评论。这个孩子跳不高!那个人看起来像一只山羊!这家伙需要理发!

时间来到2012年夏天,恩比德离开喀麦隆刚好一年,他还没回过家。而巴莫特因为训练营的关系,每年都会回来,尽管行程很隐秘,但亚瑟总能想办法找到他。亚瑟想念哥哥却不能相见,于是只好指定巴莫特做自己的备胎。

“你等着瞧吧。”亚瑟拍拍巴莫特的肩膀,说道,“明年夏天我会来你的训练营,我会成为最好的球员,就像我哥哥一样。”

而另一边,恩比德通过看喜剧和听说唱歌曲锻炼自己的英语,Rick Ross是他一开始的最爱,他会像鹦鹉学舌一样模仿他唱歌,同学们都笑话他,但他们却无法取代恩比德在球队中的地位。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取笑我。”恩比德说,“我甚至都接不到球,凯文教练则会告诉他们,‘你们现在笑他,但五年后你们都会跑去找恩比德借钱,因为他会变得很有钱。’”

随着恩比德的身高继续增长,他收到越来越多的大学邀请函,在做这个重要的决定前,他想到了听取巴莫特的意见。

“我甚至不知道NCAA是什么。”恩比德说,“巴莫特代表我和教练谈了谈。”

随后,恩比德选择了堪萨斯大学,并在劳伦斯与另一名新人塔里克-布莱克一起训练。一天下午,他们在训练结束后一起淋浴,恩比德怀疑自己能否在篮球领域获得成功,布莱克则向他保证,只要恩比德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成为一名NBA球星。

“但我真的挺担心他的。”布莱克说,他目前效力于洛杉矶湖人队,“他背井离乡,一个从非洲来的小孩,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两人一同来到第一场热身赛,恩比德又面临着当年第一次参加训练营的恐惧感,比赛由堪萨斯的老队员挑选阵容,恩比德和布莱克被分在了对立的两组。

交锋的第一个回合,布莱克封盖了恩比德的投篮,并且在恩比德头上完成投篮,尽管这球偏出,但布莱克很快摘下进攻篮板,暴扣得手。

在唯一的一个大学赛季里,恩比德场均拿下11.2分8.1个篮板和2.6次封盖,他听取巴莫特的建议参加了NBA选秀,在第三位被费城76人选中。

恩比德搬进了费城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在他被选中后58天,76人队交易来了巴莫特。

2014年10月16日下午,恩比德在费城的公寓里,听着喀麦隆音乐,忽然他的手机开始震动,是经纪人的来电。因为伤病无法上场的恩比德不太想接电话,但经纪人不停地进行轰炸,一遍又一遍。当恩比德终于接通电话时,他听到了最不幸的消息。

几分钟后,巴莫特来了,接着总经理萨姆-辛基和教练布朗也来了,他们一直在恩比德的公寓里待到凌晨。

“他就那么瘫倒在地板上。”巴莫特说,“他是线人队联系到了恩比德的姐姐劳伦斯,她在罗切斯特学院学习,听到消息后立刻飞到了费城。抵达时已经是午夜时分,在这个远离父母亲人的世界,姐弟俩抱头痛哭。

“那天我真的太伤心了。”恩比德说,“现在只要我的手机响个不停,我就有点心惊胆战。”

烈日狠狠地照射着雅温德地区,但孩子们早就习惯了炎热的天气,他们纷纷聚集在诺阿俱乐部里。这个俱乐部是以尼克斯中锋乔金-诺阿的祖父命名的,他曾经是一名喀麦隆职业足球运动员,几十年来一直支持雅温德体育运动的发展。这个俱乐部里设有网球场,游泳池和光滑的水泥篮球场,只有富人才出得起这里的会员费,但孩子们却被邀请进来免费打篮球。

对于喀麦隆篮球而言,2016-17赛季是喜忧参半的一个赛季。恩比德迟来的新秀赛季表现上佳,可惜伤病让他的表演不得不提前结束;西恩卡姆2012年被巴莫特的训练营选中后,又顺利地进入了新墨西哥大学,2016年被猛龙队在首轮选中;巴莫特在季后赛的状态很出色,可是快船队却再次倒在了第一轮。

自从弟弟亚瑟的葬礼后,恩比德没再回过家,但为了纪念弟弟,他在雅温德南部地区开设了一家孤儿院。弟弟的死让母亲很受伤,她自那以后便很少出门拜访朋友。现在另外两个孩子都远在大洋彼岸,她每天都忧心忡忡,恩比德承诺自己很快会回家探望。

恩比德最近一次与巴莫特聊天时,他们讨论了如何在国内推广篮球,他们想联合西恩卡姆搞更大影响力的训练营。

“我们有三个人在NBA打球。”西恩卡姆说,“当我停下来想想,就觉得这一切很疯狂。”

他们的影响力是显而易见的,在当地的学校和俱乐部,篮球的地位一直都在上升。在喀麦隆,这条由巴莫特开辟的,恩比德和西恩卡姆相继走过的道路变得越来越宽阔。现在没人再会说那句话,“喀麦隆没有人打篮球。”

Ngaha Niriel,今年12岁,他在诺阿俱乐部已经打了七个月篮球,梦想成为一名NBA球星。他几乎每天都会看比赛,“喀麦隆人有潜力,只要给我们机会就行。”Ngaha穿着76人队红白蓝相间的队服,他希望自己16岁的时候能够完成扣篮。

如今,喀麦隆的年轻球员不再模仿科比的出手姿势,他们都想成为乔尔-恩比德 一个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美女记者孟超揭秘“泡泡”里生活的35天 球员焦虑抱怨?看看欢乐的詹姆斯

NBA复赛园区唯一的中国记者!周玲安告诉你真实的“气泡”究竟是啥样的?

NBA云专访特雷-杨:科比说我会比他还强 与东契奇是新版伯德vs魔术师

单日新增确诊6000人、还有人不戴口罩,奥兰多记者揭秘NBA复赛地现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