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队麻烦一大堆 阿什利·科尔离婚门也没完

在电影《教父》的开头,教父柯里昂本来要参加他女儿的婚礼,但接二连三前来求助的客人让他分身乏术,被死死地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现在,卡佩罗也遇到了一样的麻烦。在他本来应当全力考察世界杯阵容的时候,总有电话打来——那意味着,他又要处理一些讨厌的问题了。

最明显的麻烦当然还是“友妻门”的余波。特里还是小事,韦恩·布里奇在考虑了很久后终于宣布退出英格兰国家队:“我考虑了很久,过去几周的情形让我感觉很难坚持自己在英格兰队的位置。为英格兰出战永远是荣誉。然而,经过仔细思考后,我相信我在队中的位置站不住脚,并具有潜在分歧。为了球队和避免没必要的分心,我决定不再让自己出现在名单中。”这个决定让卡佩罗颇为头疼,英格兰主帅第一时间就发出了挽留的信号:“这个决定令我感到吃惊,但是我尊重他的决定。国家队的大门是对布里奇敞开的。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才会决定参加南非世界杯的英格兰大名单。我希望布里奇届时能和我们一起出征,但是我不得不尊重他目前的决定。”他也知道这有些为难,“我想,他们能够在球场上协调好。问题在于比赛之外的时间,比如训练和休息时。”但卡佩罗还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试图说服布里奇,“在我的一生中,作为球员参加世界杯只有一次。参加世界杯并不容易,你可没有太多机会。”

最后的麻烦也不小。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结束时他阵中还有几乎半打一流边锋,但随后他们就仿佛染上了瘟疫一样,一个接一个倒下。沃尔科特、唐宁、列侬和小赖特先后重伤,阿什利·扬始终找不到在国家队的感觉,最要命的是乔·科尔。他虽然已经从伤病中恢复,但始终找不到自己的状态,甚至有可能最终落选。卡佩罗对他的评价甚至有些刻薄:“他没有出战冠军杯同国际米兰的比赛,这对他来说不是个好时候,因为安切洛蒂换人时总是会选择斯图里吉。我看过了他复出后所有比赛,他现在有些问题,已经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球员了。我们必须等待,看看最后两个月内他能否提高很多。”

除此之外,卡佩罗还需要面对一号门将的问题、鲁尼替补的问题、贝克汉姆的问题、新队长费迪南德背部伤势的问题,甚至球队年龄老化的问题。世界杯已经不远了,而英格兰还是一地鸡毛。

上周阿什利·科尔的妻子谢丽尔抵达伦敦之初就发表了分居声明,让这位切尔西后卫面临的形势变得更加严峻。但他也没有绝望,目前各种各样的消息泛滥,正反面都有,这段婚姻和他在蓝军的职业生涯一样还没有走到尽头。目前最乐观的消息来自《镜报》。这家报纸透露,在阿什利持续不断的短信攻势下,谢丽尔的态度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他不间断地发送短信给谢丽尔,谢丽尔已经初步同意和他见面。”谢丽尔的这个决定让她的很多朋友都吃了一惊,他们担心科尔会用尽一切方法说服谢丽尔,放弃分手的念头。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谢丽尔现在的确陷入两难,但她认为他们两人像成年人一样见一面,讨论一下发生的事情是必要的。她知道,自己不能始终无视他。她的朋友们都担心,他可能会重新赢得她的心。尽管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她非常愤怒,但没人能说她已经完全对他没有感觉。目前她很受伤,但同时也很彷徨。”

趋于中立的说法来自《每日星报》。他们援引一位在法国的医疗中心和科尔同时接受医疗服务的病人的说法,表示科尔对分手的传闻不屑一顾。“我上前问他怎么对付目前的情况,他说‘我XXX一点都不在乎。’他说他现在只是专注于恢复健康,看起来真的很坚强。看着他,你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处在婚姻危机中的人。他和朋友们一起说笑,还对着走过的漂亮女孩微笑。我想对他来说,海里有更多的鱼,看起来他真的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也不会担心任何事情——除了尽快恢复健康参加世界杯之外。”这段话显然不会成为科尔争取妻子的武器,但后面这些就可能有点作用了,“他一直在对外发短信。这是唯一显示他并非只关心自己健康的地方。”这个短信的说法,和《镜报》所谓短信攻势有点不谋而合。最后是来自《NOW》杂志的报道,声称阿什利·科尔可能因此离开英国,加盟巴萨。由于他在这一系列事情上对俱乐部说谎,并因此影响了俱乐部的形象,切尔西准备对他处以巨额罚款。在有此前的特里事件之后,科尔认为这种处理很不公平,因此萌生去意。“阿什利觉得他是受害者,因为这事和足球无关,为什么俱乐部要处罚他?他知道他可以在欧洲任何俱乐部找到位置。”科尔的一位朋友说,“巴塞罗那在过去两年始终对他有意思。也许他是个不怎么样的丈夫,但作为球员,他还是非常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