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高级将领藏身山林被叛徒夫妻割下头颅28年后凶手落网

广西东兰地区有许多广为流传的歌颂“拔哥”的山歌,现在传唱这些山歌的仍然有不少百岁的老人,歌里提到的“拔哥”就是壮族人民优秀儿子韦拔群,当地人民回忆起这位民族英雄时满怀深情,说起他的事件时也如数家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红军的高级将领,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杀藏身山林,最后不是在战场上与敌人正面厮杀去世,而是被一对夫妻残忍背叛,让人割下了头颅,28年后杀害他的凶手才被抓。

其事迹、其精神,可歌可泣,不可遗忘。今天,就让我们来走近这位民族英雄“拔哥”。

韦拔群,1894年出生于广西一个壮族家庭,从小他的家庭就很富裕。那时候家中牛栏里随时都有数不完的牛,多到有牛被踩死了也要很多天后才会被发现。村里大片良田几乎全都是他家里的,村庄各屯到处都有他家的粮仓。

韦拔群的父亲是依靠长年放高利贷才发家的,所以他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剥削者。韦拔群很小的时候就常常看见来他家里交租还债的农民都是赔着笑脸进去,抹着眼泪出来。

加上韦拔群的父亲信奉棍棒教育,对子女动辄打骂,所以韦拔群从小便跟父亲对付不来,本性上也与父亲截然不同。

不同于想方设法地盘剥百姓的父亲,自小便目睹百姓艰难的韦拔群对穷苦百姓怀着一颗悲悯同情的热心肠,总是千方百计地救济周围的人。在农历三月家家青黄不接的时候,百姓们往往穷得揭不开锅,吃了上顿没下顿。

于是韦拔群趁着大人不在家时,用烧红的铁钳把家中粮仓的地板烫出个大洞,然后让乡亲来接粮食。乡亲们用衣服兜、把两个裤管也装满,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夏天韦拔群和穷人家的小朋友一起河里游泳,看到有些孩子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他便借口对家里大人说衣服被河水冲走了,其实是偷偷把衣服送给了穷人。

1908年,14岁的韦拔群就读于东兰县高等小学,在那里他受到了民主革命思想的启蒙,开始对从小所见的社会现象有了一个高度的认识,于是他愈加痛恨黑暗社会中的不公,暗暗发誓要把黑暗扫除,解救广大穷苦人民。

1912年,18岁的韦拔群进入宜山县庆远中学,由于学校里富家子弟居多,校风陈腐,严控学生思想,韦拔群身心都极其厌恶。后来学校要求学生集体捐资给校长送礼祝寿,韦拔群抗拒不从,最后被学校开除。

为了寻找新的出路,韦拔群毅然离家前往省会桂林,考入广西法政学堂。虽然这是一所新式学堂,但却是一所专门培养反动势力的学校,学校大肆宣扬做官求财、享乐主义的思想,周围同学每天追逐功名利禄。

极具战斗思想的韦拔群取了一个名为“愤不平”的笔名,以笔代刀,写了许多犀利的文章讨伐学校当局。

韦拔群认为,民国建立以来,孙中山先生提倡民用为本,然而这个学校却保守迂腐,不说救国救民,反而专讲为官之道,这不是与国情相悖吗?

一想到此,韦拔群便再也忍不住当面质问校长,说得校长无言以对。后来韦拔群只在广西法政学堂待了一年就离开了。

韦拔群回到家后,家人认为他“不尊师道”,把做官的“前途”都搅黄了,还要求他必须“改邪归正”继续读书,读完书出来找个官做才是光宗耀祖。韦拔群一个字儿也没听,甚至决定离家出走,为了积攒路费,他还变卖了部分田产。

这一下把家里人气得不轻,把韦拔群骂成是离经叛道的败家子、不孝子,要跟他断绝所有关系。

即便如此,韦拔群寻求革命真理的决心没有动摇,此时的他没有了封建家庭的束缚,也不必在学校拘着,反而能轻装上阵,更加义无反顾地去寻找自己的出路。

离开家后,韦拔群游历到广州、上海等地区,目睹了人民大众被地方军阀欺凌,以及山河国土被列强肆意践踏,到处都有恶人把好人生吞活剥,这一切都使他坚定了振兴中华的信念。

1915年12月,袁世凯上演复辟帝制的闹剧,各地掀起讨袁护国的起义。于是在1916年初,韦拔群回到家乡变卖家产,购买了部分武器后,带着招募来的100多名乡友,跋山涉水到贵州投奔滇军将领蔡锷。讨袁战争结束后,韦拔群进入贵州讲武堂学习深造。

1920年10月,韦拔群参加了孙中山支持的“改造广西同志会”,积极参加革命活动,还在其中担任政治组副组长。从此,韦拔群的革命生涯才算真正开始。

1921年,韦拔群再次回到家乡,这一次他打算留下来,用自己在外面学到的革命理论,从自己的家乡开始,为老百姓战斗。于是他再次变卖家产,购买,在家乡组织农民自治会和自卫军,打出“救家乡、救广西、救中国”的口号,发起农民武装斗争。

韦拔群带着大家“三打东兰城”,成功赶走旧官吏大地主,并打碎监狱的门,释放了无辜群众。这个事件震惊了广西当局,领导起义的韦拔群等人遭到悬赏通缉,革命受到影响转入低潮。

1925年初韦拔群辗转多地后到了广州,进入中国主办的广州第三届农动讲习所学习。在此期间,韦拔群认真学习了马列主义革命理论,一直以来比较缺乏的理论修养得到大大提升。

毕业后,韦拔群踌躇满志地回到家乡,开办农动讲习所,通过军事训练和知识课程,把革命的思想播撒到故乡这块土地上,铸就了一批既能组织群众宣传真理,又能领导武装斗争的农民积极分子和进步青年。

1926年,为了渐成燎原之势的东兰农动,广西当局发动震惊省内外的“东兰农民惨案”,血洗东兰,烧杀抢掠无所不做。韦拔群家里的房子被烧毁,妻子和刚出生3天的孩子也被抓入大牢。

面对这一切,韦拔群冷静沉着,仍然带领队伍与敌人斗智斗勇,同时他亲自到首府南宁控诉反动当局的滔天罪行,印发相关文章,引来全国上下同胞们的声援。

广西当局被迫妥协后,韦拔群举行庆祝大会,把东兰农动掀起了更大的高潮。事后韦拔群拒绝了群众要重新给他盖房子的好意,选择和战士们一起堆草棚、睡岩洞,体现出艰苦简朴的生活作风。

韦拔群参与领导过百色起义,又与一道在东兰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逐渐成长为一名值得信任的红军将领。

于是在1930年10月,红7军主力离开右江开赴中央苏区时,让韦拔群留下来坚守根据地。

韦拔群把部队中的精兵强将和优良武器都补充给要北上的主力部队后自己带着剩下的人回到东兰,重新组织扩建部队。此时根据地武装力量薄弱,桂系军阀瞅准时机纠集兵力疯狂围剿,东兰地区人口锐减。

在敌军的强力压迫下,第三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中有将领如韦超群、黄家康等人投降,根据地陆续失陷。

在这种情况下,韦拔群意志坚定,毫无惧色,他一边让红军战士回家隐蔽,把部队分散游击,一边带着贴身警卫员罗日块躲进高山密林,在密林中埋地雷、设陷阱、架假桥,迂回穿梭,和遍布搜寻的敌人周旋。

为了抓到韦拔群,军阀首领白崇禧绞尽脑汁,又是重金悬赏,又是看风水刷白墙,都没有如愿以偿。

瑶族百姓中有一个叫盘奶的老婆婆,在韦拔群受困山中时,几次冒着生命危险上山给韦拔群送饭。后来被抓后,在敌人的严刑逼迫之下,她始终不肯说出韦拔群的藏身之处,后来还拖着敌人跳下山崖,同归于尽。

韦超群还暗地里收买革命阵营内部人员,把这些叛徒组织成小分队,深入追踪韦拔群的踪迹。其中,叛徒韦超群因为曾经长期和韦拔群一起开展游击战,知道韦拔群习惯在溪水旁歇息、过夜,所以他特地带人在西山有小溪的地方守株待兔。

结果真的发现了韦拔群和警卫员的身影,接到消息的白崇禧迅速派了一支300多人的搜山队伍前来,顺着小溪一路搜索,他们找到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山洞,发现洞边藤曼满布的悬崖上有攀爬的痕迹,而韦拔群和警卫员早已不知所踪。

后来多方打探下,白崇禧了解到韦拔群的同村侄儿韦昂和他的妻子陈的白时常私下碰头,于是让上尉参谋刘治抓来了陈的白,严刑逼供下,陈的白交代了跟韦昂接头的山洞。

刘治对韦昂软硬兼施,酷刑折磨后,又许以洋楼和巨额赏钱,再加上妻子的跪求,韦昂最终屈服。在签下一份协议书后,这对叛徒夫妻开始筹划怎么拿到韦拔群的人头。

1932年10月17日,此时已进入深秋,山中寒气凛冽,身体不支的韦拔群患上了疟疾,喝的却还只能是野菜汤。韦昂、陈的白跟着罗日块上山,见韦拔群病了,便提议下山去找些米肉,请郎中开点中药。

18日近晚时分,韦昂背着袋米,陈的白抱着黄豆,两人走在回山洞的路上。韦拔群向来谨慎,他让罗日块出去观察,确定韦昂和陈的白没有携带武器,背后没跟着其他后,才把他们放入洞里。

喂韦拔群喝完一碗中药后,韦昂又拿出柴刀把熟鸡切给韦拔群吃。陈的白在一边默默用黄豆煮了一锅白粥。吃完饭,身体虚弱的韦拔群躺下休息。

19日凌晨,在陈的白的催促下,韦昂从韦拔群头下抽出枪,冲着他的头部扣动了扳机。韦拔群就这样不幸为叛徒所害,当时的他才38岁。

守在洞口的罗日块听到枪声后急忙返回洞里,韦昂以枪逼迫,迫使罗日块用柴刀割下了韦拔群的头颅并装入背篓中,之后枪押着他背上头颅赶忙下山。

下山后,三人将韦拔群的头颅交给等候已久的刘治。刘治拿到韦拔群的头颅后当然是欣喜异常,他命人敲锣打鼓,提着头颅游街示众,之后送到军部用药水泡着,拿到各地示众,最后埋到梧州中山公园一棵大樟树下。

乡亲们听到这个消息都痛哭流涕,后来又冒着危险找人把韦拔群的身躯抬回妥善安葬,并在坟上建了一座红神庙。

韦拔群一心革命,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了革命他可以牺牲一切,家中包括他的儿子韦述宗在内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这些都没有动摇他的革命决心。

韦拔群牺牲之后,凶手韦昂和陈的白并没有得到事先说好的报偿,两人在抗战爆发时期潜回河池长老一带,靠砍柴烧炭为生,不久,韦昂被地下党锄奸队击毙,而陈的白下落不明。

新中国成立后,1960年初,时任东兰县副县长的老战士杨正规,写信给自治区公安厅厅长钟枫说距离解放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是杀害韦拔群的凶手却一直没有绳之以法,这恐怕难以告慰烈士的在天之灵。

调查人员来到刘治的老家田阳县田州镇,他老婆说刘治早就隐姓埋名,去其他地方当了上门女婿。后来调查人员在田阳一个生产队,发现一位正在大榕树下卖粥的老人就是刘治。

于是他们假扮为下乡义诊的医生,等刘治前来检查时就说身体出了问题,让他去县里检查。就这样,担心自己身体的刘治跟着调查人员一路翻山越岭,到了所谓的县“医院”——其实是县公安局大门后被抓捕。

经过东兰县人民检察院起诉,刘治、陈的白被东兰县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在等待死刑复核的过程中,刘治、陈的白因为病重,先后死于东兰县看守所,这也算恶有恶报了。

韦拔群牺牲之后,毛主席对他不怕牺牲的精神多次表达敬意,新中国成立以后也时常谈起,说他是壮族人民的好儿子,农民的好领袖,党的好干部!

如今,韦拔群烈士曾经遇难的香刷洞,已经成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个小山洞不仅见证了英雄韦拔群艰苦斗争的光辉历史,也留下了他永不屈服顽强不息的革命精神,后人见此,无不热泪盈眶。

1962年12月,为纪念百色起义33周年和韦拔群烈士牺牲30周年,为韦拔群烈士碑题词,高度地评价了韦拔群光辉的一生。

新中国的成立来之不易,在此之前多少如韦拔群一般的革命先辈前仆后继、流血牺牲,即使看不见光也从未想过放弃。

他们坚守在黑暗中,为后世的我们从战争死神的手里拼夺出一把光明之火,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太平日子、如歌岁月。对于这些革命英雄,我们不能忘,也不敢忘,只有铭记,才是对他们的敬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