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兵之神:一生杀过4个总统颠覆了20几个国家依然笑到了最后

在很多人的印象当中,“雇佣兵”这个词似乎并不是一个很正面的词汇,因为很多时候这个会于策动政变、绑架暗杀、劫掠财物等等负面的行为联系在一起,而且曾经有一度“雇佣兵”还被称为是“战争动物”。一般雇佣兵打仗只认钱,但在电影中,总会有一些不老实的家伙选择直接把雇主干掉,妄图夺取政权。不过还别说,在现实中,还真的有一位雇佣兵,起了窃取国家政权的心,而且他还做成了……

曾经有一位雇佣兵,在他的人生履历中记载着如下几个牛X的事迹:带着50几个人就颠覆了一个国家政权、之后又带着33个人强抢了这个国家、一生娶过6房老婆,多次绑架各国国家一线领导人,自己当过总统,而且也多次过别人家的总统……但这些还不算最厉害的,这位被当年被西方国家称为窃国大盗的人物,在被逮捕之后,各国之间因为这老哥知道的脏事太多,而且手段太野,竟然谁也不敢杀他,最后只能让人家自己在大别墅里面安度晚年……这位堪称雇佣兵之王的家伙,就是让黑水公司都要叫一声爸爸的现代雇佣兵第一人:博布·德纳尔(Bob Denard)。

德老爷子是法国人,1929年出生在军人世家。子承父业参了军,年纪小小就被派上二战战场,当了娃娃兵。后来因为阿尔及利亚解放战争被派到非洲,退役后留在非洲的法属殖民地当警察。可是他当警察的路子有点偏,不但不维护社会秩序,还唯恐天下不乱。从60年代起,他干脆参与到非洲各国的内乱冲突中,时而支持这个国家搞政变,时而又帮助推翻那个政府。没有人知道德纳尔到底替谁卖命,他的身后隐约可见巴黎、伦敦和华盛顿等国的背影。至于德老爷子开出的唯一的条件就是:给钱就干。

他们刚最初在贝宁帮政府军训练士兵,因业务能力出色,很快就有其他武装慕名而来,德纳尔纠集了一群兵痞和亡命之徒,组建了一支属于自己的雇佣兵队伍从此,这支名为 les Affreux的雇佣军部队,成为了当时非洲大陆上另所有国家都闻之色变的存在。

部队成立不久之后,老德就得到了一份后来影响了他一生的工作。当时刚果刚成立不久,国内还在打内战,其中一方就想花钱雇些人来帮忙打架。这时候,比利时有人打算接下这个活。他找到德纳尔,出了个高价,雇佣了德纳尔。而德纳尔手下这支顾友军的实力的确非常强大,可惜打仗他们是行家里手,玩政治他们却略显稚嫩,战争结束后,他们立刻被解除武装,驱逐出境。最终,德纳尔只能带着自己的队伍放下武器,撤出刚果。

虽然第一个项目完成得不是很完美,可是德纳尔凭借在刚果的战绩,很快在雇佣兵市场上异军突起。此后的十年时间内,他的足迹遍布欧亚非各地,谋划了不下20场政变。1975年,洲岛国科摩罗刚从法国独立出来。军阀萨利赫就找到德纳尔,要求把现任总统阿卜杜拉赶下台。萨利赫顺利上台,德纳尔拿钱走人,双方合作愉快。可是不久之后,萨利赫与法国交恶,而当年的那个倒霉总统阿卜杜拉竟然主动找上德纳尔找上门。想请德纳尔再把自己扶上总统宝座。

阿卜杜拉给了一个德纳尔一大笔钱,并答应他事成之后国防和交通都交给德纳尔负责。德纳尔利用个人关系,成功策反了萨利赫的卫队长,仅带了50个人只用了3小时,兵分三路控制了整个科摩罗。至于上次的老主顾萨利赫被投入监狱,不久后神秘被杀,新主顾阿卜杜拉被扶上宝座。

而德老爷子在成为科摩尔的“太上皇”之后,利用职务之便,不仅给自己建了一座1800亩的豪华别墅,顺手还给自己娶了6个老婆,同时不断向非洲各地派遣雇佣军。科摩罗在德纳尔的手中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雇佣军国家。而此时独立运动在非洲大陆搞得热火朝天,非洲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这个白人控制的政权,至于科摩罗这个平民连饭都吃不起的贫穷国家,也是对德纳尔怨声载道。除了国内混的不舒服之外,最让老德寒心的是,德纳尔当上太上皇之后公开表示支持与追随法国,可是人家法国却没有公开承认过科摩罗这个小弟。

法国为了与德纳尔撇清关系,不断向科摩罗政府施压。阿卜杜拉最终向德纳尔摊牌,让他在国家英雄和窃国大盗中二选一。纳德尔却给自己找了第三个选项,几天之后,在1989年11月,阿卜杜拉在总统官邸被害。德纳尔顿时成为众矢之的。在汹涌的民愤之下,德纳尔不情愿地抛下一句“我还会回来的”,然后躲去了南非。

你以为他该消停了,故事就这样要收尾了?他可不死心。6年之后,德纳尔老爷子又卷土重来。1995年9月27日,他带着33名雇佣军登陆科摩罗,政府军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宣布废除科摩罗政府。上一次还有个总统在他头顶上,顶多算把持朝政,而这一次,老德真的是明抢了。

德纳尔已经不是为雇主而来,他是为自己而战。德纳尔已经厌倦了政客的嘴脸,他想将科摩罗窃为己有。至此,德纳尔的外号不再是雇佣军之王,而是变成了窃国大盗。虽然老德口口声声说:所做的一切都符合法国的利益,但仍旧把法国气得够呛。因为当时的法国正在不遗余力的在非洲推行民主化,力求彻底改变宗主国形象,却被德纳尔付之一炬,气急败坏的法国政府立刻派出600名法国士兵,在10月4日展开了军事行动,进攻科摩罗岛。很快,德纳尔就放弃了抵抗并被押解回国审判。

但是包括法国政府在内,与德纳尔有瓜葛的政要实在是太多,对他的审判是不可能公平、不可能合理的。最终,这个搞军事政变成性的老爹,只被判入狱5年,还缓期执行。他利用这么多年在海外积累的财富,在巴黎郊区一幢别墅里,过着悠哉悠哉的晚年生活。一直以来,他从不后悔自己过去的所做所为,曾经有人问起老爷子对自己的评价:德纳尔的回答是:比起雇佣兵或海盗,他更喜欢叫自己“官盗”。

最终,在2007年10月13日,这个一辈子和战争打交道的战争贩子,在巴黎一家医院里与世长辞,享年78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