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的一张名片”之外一代球王马拉多纳与拉美左翼的黄金时代

  ▲11月25日,球迷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方尖碑附近悼念马拉多纳。 新华社发

  对于一代人来说,马拉多纳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生动符号和永恒回忆。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那个跌倒又不断爬起、凭借绚烂球技和不屈意志带领潘帕斯雄鹰最终翱翔世界之巅的传奇并不会落幕。

  大至一个国家,马拉多纳是阿根廷甚至是整个足球世界的信仰,“马拉多纳是全世界认识阿根廷的一张名片”“马拉多纳是足球的上帝,无人能够超越”;在今天凌晨的欧冠小组赛中,又有多少球员含泪悼念老马却依旧需要强忍悲伤踢完漫长的90分钟比赛。

  ▲25日,在欧冠联赛小组赛A组比赛前,德甲拜仁慕尼黑队与奥超萨尔茨堡红牛队球员为刚刚去世的马拉多纳默哀。 新华社发

  小至个人,马拉多纳是许多孩童在幼年时拾起对足球世界美好憧憬的引路人,一位足球记者曾许愿能多做关于马拉多纳的报道却绝不触碰他离世的话题。

  而在球场之外,马拉多纳更是一个集多重性格于一身的人,他炽烈、桀骜又坦诚,拥有坚定的信仰和不屈的意志。同时,马拉多纳与拉美多位左翼政客保持着深厚而漫长的友谊,更是谱写出一段段佳话。

  命运总是如此的巧合,2016年11月25日,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与世长辞,四年后的同一天,马拉多纳追随着自己的信仰永远离去。

  “卡斯特罗是个慈祥的老人,也是个坚定的斗士,在他的身边,我永远也不会感到孤独,也永远也不会感到害怕……”在2000年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专门为马拉多纳成立一个医疗小组并助其戒毒后,马拉多纳在41岁时将卡斯特罗的头像文在了自己的左腿上,并亲切地形容卡斯特罗是他第二个父亲。

  回忆起卡斯特罗对自己的帮助,马拉多纳动情地说道,“当时我自己的国家对我关上了大门,很多医院都不接纳我,而古巴对我敞开了大门。菲德尔接待了我,感谢上帝我现在已经恢复正常,每天都可以起床,疾病已经远去。”

  34年前,马拉多纳访问古巴并与卡斯特罗相识,随后两人保持长期的互动和友谊,2005年马拉多纳代表阿根廷一家电台采访卡斯特罗时,还将自己的阿根廷国家队球衣送给卡斯特罗以示敬意。

  在马拉多纳的右臂上,则是另一位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的头像,“为了纪念格瓦拉,我把他的头像刻在我的手臂上,他是个叛逆者,我也是,他为了追求自由愿意献出生命,我也愿意。”

  卡斯特罗与切·格瓦拉一样 ,都是古巴独立运动的缔造者和反帝国霸权主义革命的领导者,也是马拉多纳的精神偶像和政治领路人,而在马拉多纳的体内,也流淌着阿根廷底层民众的热血:反叛、不屈、蔑视权贵……

  “在革命中,一个人或者赢得胜利,或者死去”,这句出自格瓦拉1965年写给卡斯特罗告别信中的名句,一直是马拉多纳最喜欢的口号。

  ▲2000年5月9日,正在接受戒毒治疗的马拉多纳在古巴哈瓦收看博卡青年队比赛转播。 新华社发

  “令人悲伤的消息,马拉多纳,金童,独一无二的球员,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朋友,去世了。古巴感到惋惜,并将永远记得他是真诚的朋友和优秀的足球运动员。”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得知马拉多纳去世后,在社交媒体上如此悼念。

  在2005年中美洲峰会上,拉美各界左翼人士举行反美大串联,三大领袖正是以反美著称的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原住民出身的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与马拉多纳。

  在2007年参加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主持的脱口秀节目《你好,总统》中,马拉多纳称自己为 “查韦斯主义者”,“我信任查韦斯,我是查韦斯主义者。卡斯特罗和查韦斯为我做的任何事都是最好的。”他还毫不讳言自己的反美情绪,说自己“不遗余力”地痛恨美国。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推特个人账户上写道:“这位足球传奇人物的过世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悲伤,他是委内瑞拉的兄弟和挚友。”

  故友不在,莫拉莱斯连发多条推特表达内心的悲伤和哀悼。他在推文中写道,正义事业的伟大朋友,不仅世界足球界人士为他哭泣,世界人民也为他哭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