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如何记载北极熊团被歼灭?上校团长战死残部仓皇撤离长津湖

在北京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展示有一件知名度极高的展品——美军北极熊团的团旗!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成建制歼灭美军一个加强团的光辉战例。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27军第80师239团新兴里围歼北极熊团这场战斗都是最为有名的战斗之一,不论是击毙团长麦克莱恩,全歼团部,还是穿插作战,击溃敌军,都有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

战士隋春暖在双脚冻坏、身上多处受伤的情况下,仍顽强地迂回近10公里拦截逃敌,独自一人毙俘敌人15名;“一级英雄”孔庆三,在无法构筑炮阵地的情况下,以血肉之躯当炮架,帮助部队开辟通路,自己却受到火炮后坐力的巨大冲击,被弹回的一块弹片击中而壮烈牺牲……

“全歼美军一个整团,一个人也未跑掉,只在第二次战役中有过一次。9兵团27军创造了这样的范例。”

另外,志愿军缴获北极熊团团旗也有一个大家熟知的故事:跟在239团4连后面的3营通讯班长张积庆在收缴战利品时,把墙上的“北极熊团旗”一把拽下来,打算把它当蒸笼布使用。

还好翻译刘光锐认出此旗,最后才由3营营长毕序阳上交团部,从此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赫赫军功的最好证明。

北极熊团当时的作战序列是隶属于美军第十军步兵第7师31团,团长是阿伦-麦克莱恩上校,主要任务是第十军的开路先锋,打算直奔鸭绿江。

除了31团本身的兵力,这次还给31团加强了第57野炮营,8门高射炮,一个坦克连,还有唐-费思中校带领的第32团第一营,31团团部驻扎在新兴里。

1950年11月27日傍晚,美军31团3营在横跨丰流里入口的引桥和俯瞰长津湖的高地上扎营,营长是威廉-赖利中校;

在快到午夜的时候,31步兵团中唯一的一名海军陆战队上尉军官爱德华-斯坦福德正准备入睡,突然听到枪声大作,著名的新兴里战斗就在此时打响了。

在费斯中校所在的第一营里,刚刚入睡的费思被枪声惊醒,他生气的找来副官问:你去看看,是不是韩国军队又在自己打自己!?

在之前几天晚上,配属于31团的韩国军队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经常看到影子就开枪,惊动美军后发现是虚惊一场,这也让美军十分不满。

但是这次面对志愿军的精心埋伏,美军乱作一片,而靠近引桥的第三营营部受到了志愿军的猛烈攻击。营长赖利中校在混战中被击伤。

费思建立的环形防御体系抵挡住了志愿军的猛攻,但是防御阵地的制高点也被志愿军占领。

第二天,接到报告的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乘坐直升机前来视察31团阵地,并且打算战场上授勋给美军战士。阿尔蒙德认为阻挡31团的只不过是中国师的残部,31团要做的是:“我们仍然要进攻,仍然要直捣鸭绿江!”

但是等阿尔蒙德走后,这种不管不顾实际情况,强行让士兵送死的命令激怒了刚刚获得勋章的费思等人,费思一边嘴里骂着:“真他娘的……”一边扯下银星勋章丢到雪地里面。

1950年11月29日凌晨2时,在经过两天的战斗后,麦克莱恩上校决定将费思的第三十二团第一营后撤,要求该营于凌晨4时30分撤离。

到达撤退时间后,60多台车辆组成的车队缓缓开往河口,32团1营的步兵排成纵队跟在车辆两侧,走到半路的时候费思看到了31团团长麦克莱恩的吉普车和司机,却没看到麦克莱恩。

司机说麦克莱恩去侦察前方的路障,后来又冒险上前查看一座水泥大桥,距离大桥200码就是3营的环形防御阵地,理论上是很安全的。

麦克莱恩看到一支部队准备经过3营阵地的时候,突然双发都开火打了起来,麦克莱恩以为是自己的两个营打了起来,急忙从冰面上向大桥走去,打算去制止射击。

31团的士兵比戈尔上尉后来回忆说:“我眼睁睁地看着麦克莱恩几次跌倒又爬起来向前走,也许是滑倒,不然就是中弹了,在麦克莱恩临近岸边的时候,中国人跑到冰面上,将上校拖进了灌木丛,尔后就再也没有找到麦克莱恩的踪迹……”

有记载美军31团指挥官麦克莱恩上校是在中弹后被俘,可惜因为伤势过重4天后死亡。

在麦克莱恩“失踪”后,31团残部被费思收拢,费思中校成为了这支军队的指挥官,并呼叫了空中补给支援。

结果这次空投中一个货包的降落伞没有打开,砸到了几名韩国人,导致一人死亡;还有几个空头的货包落到志愿军的控制区。不过美军呼叫而来的一架直升机直接接走了受伤的三营长赖利中校和野炮营的营长两位高级指挥官。

高级军官可以随时撤离,而普通士兵只能在长津湖挨饿受冻……目睹了这一切的美军官兵本来就不高的士气再次一落千丈。

12月1日,随着战况的逐渐清晰,阿尔蒙德已经准备放弃长津湖了,此时的费思也接到撤退的命令。

费思安排了一辆坦克和一辆装甲车打头阵,后面跟着各种吉普车,后面才是拉着伤员的35辆汽车,以及跟随在车队两边的步兵。

在遇到志愿军的火力拦截时,费思直接呼叫飞机扔凝固汽油弹做为支援,但是因为双方离得很近,一些美军士兵也被燃烧弹覆盖,美国人也被烧的撕心裂肺的喊,不乏有人直接受不了痛苦自杀的。

费思出面堵住了逃兵的去路,他掏出手枪,又是威胁又是激励,要求美军回去作战。

但是此时美军的士气已经极为低落,根本不再听取军官的命令,在美军绕过一个路障时,再次遭遇到志愿军的猛烈火力,32团的士兵都躲在车辆后面不出来。

费思中校不顾志愿军的火力,他挥舞着手枪逼迫部队回头往高地上冲。通过各种手段软硬兼施地重整着部队,但是效果都不理想。

这时,费思看到一名韩国士兵蜷缩在汽车下面,费思命令他出来作战。但是这个韩国士兵不停地用日语喊着:“我受伤了。”就是不肯出来。

费思大怒,决定杀鸡儆猴,一枪毙了这名韩国士兵,“这个龟儿子想不干了!”费思中校大声说,“逃兵统统枪毙!”

就这样,好不容易集结了300人,费思拔出手枪带头大喊:我们一起向路障冲!

而费思冲出几步后回头一看,跟着他冲的只有几个人,于是费思又再次跑回来,又是威胁又是骂,才命令一队士兵前往前方巡逻。

但是这队士兵没走多远马上都跑回来了,费思企图再派一队人,结果没一个人愿意去。

后来,两名美军士兵在向前搜寻的时候,才听到路边传来微弱的呼救声:“我是费思中校,救救我!”

士兵把费思抬到打头的伤员汽车上,但是没多久,再次遇到志愿军的阻击。志愿军击毁了领头的汽车,挡住美军南逃的去路,数以百计的美军在这次作战中死亡。

直到2013年,美国人才通过DNA等方法检测到长津湖战役中费思中校的尸体,确认他的死讯。

根据美军第31团战史记载,第31步兵团在长津湖战役有开始时有3300人参加战斗,在战役结束后没有受伤的只有385人。

根据志愿军27军战史记载,此战,27军共缴获美军大炮100余门,火箭筒127具,枪2445支,坦克11辆,汽车199辆。

其中第239团4连以伤54名、亡13名的代价,毙伤美军300余人,俘9人,缴获电台3部,榴弹炮12门,美军第31团团旗1面。被第27军授予该连新兴里战斗模范连锦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