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15岁苏联少年在法庭高叫:我不想死民众集体请愿处死他

那是1964年的2月,民众集体请愿,必须要处死冷血而又无情的犯罪者。案件引起了苏联当局的重视,赫鲁晓夫不得不亲自指示对案件判决进行投票。

“允许对未成年人判处死刑”,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针对这一决议进行投票,“当时参与的法官一致投了赞成票”。

当年3月23日,苏联法院对等待判决的阿尔卡季·尼兰德宣布:判处死刑,执行枪决。

那位刚刚满15岁的少年尼兰德听到这个宣判时,一边哭一边敲着铁门:“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可这一切都太晚了,尼兰德哭得再痛也没办法改变民众对于他的恨意,因为他小小年纪却“特别残忍、冷血和玩世不恭”,没有人想要他留在这个世界上。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桩案件,又为什么会触动绝大多数民众的内心呢?恐怕还得从尼兰德小的时候开始说起。

尼兰德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母亲带着他改嫁。继父对他还可以,但继父有酗酒的习惯,一旦喝醉了,就会殴打尼兰德。

原本有母亲保持的尼兰德很不幸,因为母亲在继父的影响下同样沉迷于喝酒,她自己早已经喝得心智迷失,怎么可能去管孩子呢?

7岁那年,尼兰德实在忍受不了家庭的悲怆,独自离家出走。但小小年纪的他根本没办法生活,于是他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

后来尼兰德回到家里,上学了,可他根本没办法改变家庭关系,也没办法改掉偷东西的恶习。结果在学校成了出名的学生:经常偷窥同学的钱物。

学校在进行多次教育之后,最终将尼兰德开除,那一年他只有12岁。这样的年纪能干什么呢?只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零活。

只不过可以想象,所赚的一点钱根本无法满足尼兰德,他依旧保持着偷偷摸摸的习惯。几年时间里,他被警察局记录下了无数次犯罪事实,但因为未成年,所以都没有进行惩罚。

尼兰德14岁了,他变得比之前更有力量,也更高大,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凭偷摸获得改善生活的机会。

于是,抢劫、入室盗窃,几乎成了尼兰德的家常便饭。他不想干什么活,没钱了去偷就好。而且,警察抓了也没办法,因为年龄太小,根本不会让他坐牢。

对于未成年人的宽泛与关爱,确实放纵了尼兰德对自己的约束。1964年1月28日是他15岁的生日,但他却计划好了去干一票大的,以为自己生日做庆祝。

生日的前一天,尼兰德来到列宁格勒的库普雷耶娃家门前,非常轻松地按响了门铃。当时,库普雷耶娃正在家带孩子,儿子尤拉刚刚3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

库普雷耶娃打开门,问尼兰德什么事,他说:我是邮递员,来送电报的。于是,他被请进了室内。

没想到,尼兰德刚进屋便反手将门锁上了。库普雷耶娃来不及说什么,已经被他从包里拿出来的斧头砍了下去。

库普雷耶娃第一下被砍在了肩膀上,她拼命反抗,于是尼兰德一斧又一斧,足足吹了15下,终于将那个年轻的妈妈砍死了。

这时,尼兰德并没有放过只有3岁的尤拉,他举起斧头砍下去,连续砍了8下才停下来,孩子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因为房间里当时正开着收音机,而且声音很大,加之库普雷耶娃家的门比较密封,所以外面的邻居并没有听到声音。

尼兰德不慌不忙开始翻找库普雷耶娃家的橱柜,钱与债券被他装进口袋,然后又贵重的东西也收了起来。甚至,他还在抽屉里找到一架相机,非常从容地给库普雷耶娃拍了几张不雅照片。

一切都处理完毕,尼兰德依旧没有着急逃走,他进入厨房,找了吃的东西,坐在两具尸体面前吃饱之后,便拧开了煤气灶,并木地板点燃。

这是非常大胆的行为,在尼兰德看来,只要一把火,所有的犯罪痕迹便足以被烧没了。所以,他点燃火之后轻松地离开犯罪现场。

此时有邻居闻到了煤气的味道,马上报了警。消防员来得非常及时,没有酿成大的火灾。但却发现了犯罪现场的狼藉。

警方对现场进行了侦查,尼兰德的斧头以及门把手上带血的指纹被发现。很快,有人举报,说曾看到一个“厚嘴唇的青年”进了库普雷耶娃的家。

警方马上根据线索进行追查,很快,尼兰德的形象被锁定,而当时的他已经逃去了苏呼米市。两地警方合作,2天之后,尼兰德便被抓了回来。

让警方惊讶的是,当时尼兰德连衣服都没有换,身上甚至还有死者的血迹。而当问到他的犯罪事实时,他也直接讲了出来。

“为什么要连3岁的孩子也杀掉?”警方问尼兰德,他却毫无表情地说:“孩子一起在哭,很烦人。”

警方问及他为何要给库普雷耶娃拍不雅照片的时候,他却表示以后可以将其当成色情品卖点钱花。

不仅如此,当时尼兰德非常淡定,一点也不像犯了大错的人。原因竟然是觉得自己未成年,根本不会有什么重刑惩罚。

也正是因为如此,法官与民众都被震惊了,他们无法想象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会犯下这样大的错误,而且会如此理直气壮。

按照当时苏联的法律,未满18岁的人是不会被判死刑的,可因为人们对于尼兰德的冷血行为深恶痛绝,他们集体要求对其进行重罚,必须执行死刑。

民众组织了集会,呼吁政府对尼兰德进行严惩,更有报纸不断发声,必须要枪毙尼兰德以伸张正义。

政府面对群情激愤的现实,只能逐层上报,最后连赫鲁晓夫都惊动了,他首先支持对未成年人的死刑处罚,然后要求苏维埃最高主席团对此进行决议。

最终,全体法官都通过了对尼兰德的死刑认可,于是在当年的8月11日,15岁的尼兰德随着一声枪响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那是苏联历史上仅有的一次对未成年人执行死刑的案件,虽然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同意,可却引发了国际一些相关人士的反对,他们认为这根本不符合立法及国际协定。

然而,未成年人真的不能被执行死刑吗?这个问题其实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一个犯罪者不能因为意志的不坚定,或者是不成熟就免于对后果的承担。

对于一个没有行为约束又无监护人到位管理的孩子来说,死刑可能真的过于残酷,但并不意味着冷血,因为他在失去约束的情况下,可能会做出太多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来。

就如同尼兰德,会对着一个3岁的孩子砍8斧头,只因为他哭闹太吵,这本身就是一场以大欺小的冷血行为吗?

死刑这个范畴,也许应该有年龄段的划分,但肯定只适应于正常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对于尼兰德类似的孩子而言,放任或者只是酝酿更大的犯罪而已,不是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