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名宿科斯特德:黑人运动员永远会在德国队中扮演次要角色

埃尔文·科斯特德是历史上第一位代表德国队出现在世界足球舞台上的黑人球员。自从他登上职业赛场以来,如今已经近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位现年74岁的黑人前锋告诉《德国之声》,种族问题仍然是国家足球队层面、以及德国社会层面的一个问题。

在2006年,杰拉德·阿萨莫阿创造了历史,他成为第一个代表德国队征战世界杯的出生在非洲的运动员;到了2014年,杰罗姆·博阿滕成为了第一位赢得世界杯的黑人德国球员。到了今天,如果你在德国国家队的阵容名单中看不到塞尔吉·格纳布里、安东尼奥·吕迪格、勒鲁瓦·萨内、蒂洛·科雷尔等等这些球员的名字,一定会感到十分诧异。

至少从表面上看,自1974年12月22日以来,德国足球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是当时埃尔文·科斯特德成为德国国家队的首位黑人球员的日子。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谈到德国国家队如今黑人球员占比的问题时,科斯特德惊愕地表示,“黑人球员们看起来都非常自信,我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过去也能够在比赛中如此自信。”

科斯特德的母亲是德国人,父亲则是前非裔美国人士兵。1946年,科斯特德出生在明斯特,并最终成为第一个打破德国足球“肤色障碍”的黑人运动员。

作为一名高产的前锋,科斯特德的职业生涯曾效力于普鲁士明斯特、杜伊斯堡、标准列日、奥芬巴赫踢球者、柏林赫塔,多特蒙德、云达不莱梅等多支球队,科斯特德的职业生涯总共打进了255个进球,其中他还成为了1970/71赛季比利时足球甲级联赛以及1979/80赛季法国足球甲级联赛的最佳射手。

但是他并没有将自己在俱乐部的成功延续到国家队生涯,这也许并不让人十分惊讶,因为他总共只代表德国队出场了3场比赛,并未取得进球。根据他的自述,在那个年代的更衣室环境当中,周遭的队友都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

“作为一名黑人球员为德国队效力在那个年代的媒体上引起了轰动,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他回忆道。“但我始终是一个人,真的是一个人。”

科斯特德描述了他是如何被迫以正面的角度描绘西德队,特别是从一个黑人德国球员的角度。“我会接受采访,(主教练)赫尔穆特·舍恩会告诉我,德国没有种族歧视。但那不是真的!我告诉他们这是种族歧视,他对我很生气。”

他所面临的压力在球场上表现了出来。“我必须比我的白人队友踢得更好,而当我犯了一个错误时,情况会恶化两到三倍。我不能展示自己的技术,不能踢属于我的风格的比赛,我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科斯特德在更衣室里也从来没有感到完全自在过: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我能看出来。有些人根本不和我说话,从他们的行为中,我能感觉到一些人是种族主义者。”

科斯特德说德国足球的传奇人物弗朗茨·贝肯鲍尔是一个明显的例外。在20世纪70年代,他们是德甲的老对手,科斯泰德和他所在的奥芬巴赫踢球者足球俱乐部送给了贝肯鲍尔和他的拜仁慕尼黑一场当时俱乐部历史上第二糟糕的失利ーー在1974/75赛季开赛日以6-0大胜,科斯特德在比赛中两次取得进球。

科斯特德说他的第二次国家队出场纪录也需要感谢贝肯鲍尔。在1975年3月,当时德国队有一场在温布利球场对阵英格兰的友谊赛,“赫尔穆特 · 舍恩本来不打算让我在英格兰踢球,但是贝肯鲍尔坚持要我上场,所以我得以在温布利踢了一场球。贝肯鲍尔让这一切发生了,没有他的话,或许我的出场纪录又将减少一场”科斯泰德点头说。

这位前德国队前锋在上世纪70年代踢球的时候经常成为种族歧视的目标。尽管在今天,一些发生在黑人球员身上的歧视性称号在德国已经不那么常见了,但这种事依然还是会发生。例如,在2019年的一场德国杯比赛中,柏林赫塔的乔丹·托鲁纳里加成了球迷攻击的目标,在同一年,在一场代表德国队出战塞尔维亚的友谊赛当中,萨内和京多安也受到了如此遭遇。

尽管黑人球员在俱乐部和国家队都展现出了不错的天赋和成就,但科斯特德认为黑人球员仍然不能与白人德国球员平起平坐。“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黑人德国球员参加比赛,但他们在德国队当中永远是第二选择,一旦他们犯了错误,就会看到发生什么。”

科斯特德最近和足球保持着距离,他更喜欢安静的退休生活。但这位74岁的老人表示,在自己的国家,他仍然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

1990年,他被错误指控在明斯特发生一起武装抢劫案,并在一个单人警察组织中被一名证人发现后被判入狱六个月。当地警方说: “我们认为在这个地区找到另外五个黑人是不可能的。”在最终获得清白和释放之后,他得到了3,000马克(约等于今天不到1500欧元或1760美元)的赔偿,但损害已经造成,科斯特德的信心受到了打击。

“80% 的德国人都是好人,但也有大约20%的人不希望有任何好事降临到像我这样的人身上,”他坚定地说,“当我到城里去时,我就感觉到自己不受欢迎。一直都是这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