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哥特征服者(克劳狄二世)

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Claudius)”,先后击败哥特势力的入侵,获得称号“Claudius Gothicus”,意思为哥特征服者,赋予给他无上的光荣。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拯救处于严重危机中的罗马帝国,后来被罗马元老院宣布为神。

早年的克劳狄二世进入军队服役,身材魁梧强壮,打架能一拳击落别人的牙齿,在罗马军团中以武艺高强闻名。很快因军功升职为军事护民官,克劳狄二世曾在战神广场举行的一次摔跤比赛中,击败了另一位久负盛名的勇士,受到罗马皇帝德基乌斯的青睐,获得20奥雷金币打赏。

公元250年,克劳狄二世率领1520人的罗马士兵驻守在德摩比利关隘,防止哥特势力的入侵,修筑大量的堡垒和军营,最终哥特人惧怕克劳狄二世麾下的罗马军团,未敢踏入这一地区。克劳狄二世完成了驻防的任务,升职为为伊利里亚地区的将领和行政总管,指挥巴尔干地区的所有罗马军团。此时,克劳狄二世成为举足轻重的罗马指挥官。

公元260年,罗马帝国陷入混乱局势中,罗马皇帝瓦勒良被萨珊帝国击败,各个地方军阀割据纷起,整个罗马处于严重危机时期。日耳曼势力和哥特势力大举入侵边境,掠夺人口和财富,帝国的混乱程度达到最高峰。

克劳狄二世临危受命,率领罗马军团北上抗击蛮族入侵,在平原上列阵以待,步兵分别排成三列,罗马盾牌方阵整齐有序在战场上推进,既像大海一样岿然不动,又似冰山那般牢不可破。哥特战士发动冲锋,撞击罗马方阵,挥舞着战斧劈砍盾牌,冷兵器碰撞发出巨大的响声。克劳狄二世下令罗马弓兵从大后排射击,数千支箭矢齐发,如同一大群黑色乌鸦飞跃而过,箭矢穿透敌人血肉,陷入哥特战士的身躯之中,蛮族死伤时发出痛苦哀嚎。

哥特军队的数量太多,战线上的罗马军团逐渐疲惫不堪,难以抵挡的蛮族攻势。关键时刻,克劳狄二世率领一支精锐罗马骑兵杀出,从侧翼冲锋撞向哥特军队,士兵们见主帅奋勇上前,士气大受鼓舞,纷纷奋不顾身。砍杀一排又一排的蛮族士兵,用盾牌打击哥特战士将其击倒,再用短剑刺穿胸口,敌人血溅当场。最终,罗马军团大破哥特人,克劳狄二世战功赫赫,从而获得了殊荣,将雕像置放在元老院,登上了最高政治舞台。

公元260年,克劳狄二世参加平叛军事行动,驻守在莱茵河边境的罗马军团自立为王,建立高卢帝国(绿罗马),成为北方最强大的势力,克劳狄二世率军越过阿尔卑斯山进攻叛军,将敌人围困在重镇之中,胜利近在咫尺。可是罗马皇帝“伽利埃努斯”被箭矢所射伤,克劳狄二世无奈只能放弃进攻高卢帝国,军事行动半途而废。罗马帝国接下来三年里,局势仍然在恶化,哥特人和萨尔马提亚人都在趁火打劫,不断入侵罗马帝国的边境。

公元268年,哥特联军号称32万人,南下攻取奈苏斯(今塞尔维亚),浩浩荡荡的哥特大军,已经拥有规模庞大的重骑兵和重步兵,不再忌讳与罗马军团正面对抗。因此,罗马帝国已经很难用破落的传统军事来击败哥特人。罗马皇帝“伽里埃努斯”不甘示弱,立即集结各个地区的野战军到多瑙河边境,欧洲最强大的两个军事力量正面碰撞。

两军在奈苏斯地区对阵,罗马帝国首先派出精锐骑兵(伊利里亚骑兵),穿戴防御性能更好的头盔和铠甲,罗马精锐骑兵全速在草原上奔驰,向着哥特骑兵冲锋陷阵,冷兵器交锋的一瞬间,罗马精锐骑兵手持长矛刺击敌人,矛头穿透敌人胸膛中,轻易斩杀数百哥特骑兵。罗马人优秀的个人骑术,很快击败了哥特骑兵。

战役初期取得胜利,成功激怒哥特大军后,罗马精锐骑兵迅速撤退,将愤怒的哥特主力引诱到罗马阵地。数量庞大的哥特军队冲向罗马方阵,只见克劳狄二世一声令下,罗马士兵组建了一道坚固的盾牌战线,如同长城一般将哥特人拒敌以外。两军短兵相接时,冷兵器摩擦出火花,碰撞声此起彼伏。一名哥特战士跳跃冲锋,在空中用战斧劈穿了罗马人的头部,将其斩杀,战场上横尸遍野。

源源不断的哥特战士冲撞盾牌方阵,在重步兵间的肉搏厮杀,鲜血染红了草原,刀刃变成了红色。日薄西山的罗马军团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战线被哥特人一步步推进,双方士兵犬牙交错。克劳狄二世率领精锐骑兵绕到侧翼,发动致命一击,罗马精锐骑兵如同老虎一样快速飞奔,战马冲撞沿途击飞数百士兵,践踏踩死者不计其数,挥舞着利剑边骑边砍,哥特人大惊失色,纷纷自相踩踏,死者数万余人。

最终,罗马军团全歼5万哥特士兵,俘获数千人,创下了罗马帝国对哥特开战以来,最大胜利记录。奈苏斯战役的胜利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罗马人以顽强斗志战胜哥特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豪情壮志。

罗马皇帝“伽利埃努斯”死于一场士兵叛乱,皇帝临终遗命克劳狄二世继位,正在前线指挥作战的克劳狄二世立即返回罗马大本营,上台第一件事情,便是给每个士兵发放20奥雷金币的赏赐,平息罗马士兵的不满情绪。随后,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北上攻打叛军(篡位者奥略卢斯),罗马军团大杀特杀,处决了篡位者奥略卢斯。

继位后,克劳狄二世对罗马帝国的内政进行了一些改革,将财富返回给因诬告谋反而被充公的人民,秉公执法的克劳狄二世,获得了很好的名声。

一支蛮族军队南下,阿勒曼尼部落(日耳曼派系)翻越阿尔卑斯山攻打了莱提亚和意大利地区,全歼了当地守军,大肆掠夺人口和财物。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挥师3.5万北上迎战,两军在贝纳库斯湖对阵,罗马军团奋勇杀敌,大破阿勒曼尼部落(日耳曼派系),克劳狄二世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蛮族死伤5万以上,克劳狄二世因此获得了“伟大的日耳曼征服者”头衔,罗马帝国发行硬币以纪念此次大战胜利。

公元269年,哥特人再次挥师10万军队南下希腊地区,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立即抽调各个地方的野战部队迎战,在塞萨洛尼基城郊区外对阵,数量庞大的蛮族战士冲锋陷阵,猛烈撞击罗马盾牌战线,双方士兵混战厮杀,草原血流成河,一名罗马士兵用剑刃捅击,刺穿了哥特战士的腹部。而哥特人砍翻一排又一排的罗马重步兵,铠甲都被刀刃砍变形,一度要冲垮罗马人的防线。

只见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在千钧一发之际,下令传令兵吹响战争号角,事先埋伏在野外的罗马军团趁势杀出,从大后面攻击即将得胜的哥特人,罗马军团两面夹杀敌人,一举扭转不利的战局,给予哥特人毁灭性地打击。将蛮族赶回了多瑙河以北,并且在一个世纪之内再未对罗马帝国造成严重威胁。

战功赫赫的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开始北伐高卢帝国(绿罗马),兵锋正锐的罗马军团取得了数次胜利,收复了西班牙地区和高卢罗纳河谷地一带,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即将完成大统一的伟业,却不幸地感染上了瘟疫,克劳狄二世在公元270年1月病逝,正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战争结果:克劳狄二世先后数次全歼蛮族军队,被称为“哥特征服者”,对外战无不胜。他的勇气和公正,使克劳狄二世名列无限光彩的罗马皇帝之中,罗马紫袍的象征者。并使分崩离析的罗马帝国,逐渐走出混乱局面,向着伟大的复兴开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