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刀生成翰墨风

史寅,字炳彪,著名书画篆刻家,1950年出生于陕西省兴平的书画世家。本人当过兵,做过专业美工和职业画家,多次举办个人书画展,并获诸多奖项。作品被多家美术馆馆藏和藏家收藏。他琴棋诗书画印均有涉猎,尤以书画印见长,广泛阅览国学经典,对《易经》有专门研究,被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创意双赢书画家”称号。

笔者最初对书画家史炳彪的认识,是在一个书画交流公众号平台上,关注此公众号的差不多都是书画爱好者,其中不乏名家。人们通常在此平台发布一些个人作品。史老也发作品,但他发的篆刻居多,偶尔也发点书法和国画作品。老先生发的各类作品确实都有看点。于是,笔者在网上搜索与之相关的信息,网页大多是关注和推介他国画与书法作品的,对他的篆刻都是一笔带过,没有深入报道。

为写此文,笔者专程到陕西宝鸡市拜访了老先生。老先生告诉笔者,他前后制印近两千方,光是给国内外友人个人制印就有一千多方,他自己用印就有750方之多。他选出一部分展示给我们看。笔者对篆刻说不上内行,但看到那一方方精致的篆刻,不得不由衷地感叹艺术家的精工与耐力。

在此,通过我们的采访,笔者想就史老对篆刻的认识与实践,做一个简单梳理,文章难免挂一漏万,还请史老和读者见谅。

史老先从书法谈起。老先生本就是书法家,真草隶篆、甲骨、钟鼎、石鼓、汉简乃至玉玺文,提笔成书,都能自成一格。在他的镌刻中,各种字体均有体现。史老无论画画写书法还是制印,在追求个性的基础上,力求达到韵律一致,而并非一味追求纯自然的拙朴。他认为,一味追求自然,容易限于僵化。诚然,个性化的艺术作品应该有且必须有自然界美观的部分,但决不是毫无取舍地模仿自然,而导致画虎不成反类犬。

在书法与篆刻的关系上,史老向我们娓娓道来。他认为,不管是书法还是篆刻,在其发展过程中,都有一个从初级到中级直至高级作品的实践认知过程,篆刻艺术的发展不可能一步迈向高级,个人也是这样。他主张,现代篆刻要以秦汉玺印为宗祖,以明清诸家为师传,精心研究前人的成果,不断实践,才能形成一家之格。作为篆刻的基础,首先要书法功力过硬,无论草书、大篆、小篆非有上乘功力而不成,否则书法柔弱无力,制印更谈不上见功见力了。书法、篆刻,在创作上同源同理,筋骨都要挺立,血肉要丰满,这样字才会立起来、活起来。古人的篆刻,有小心落墨、大胆奏刀的说法。他说,我通常直接在印石上写稿,然后动刀,在创作中追求变化,尽最大努力避免板而不活,以期达到我所能达到的高度。

在史炳彪看来,传统篆刻要求在形成了个性色彩和具有审美价值的篆书后,才可以催生出个性化与审美价值的篆刻工艺作品,亦即“以我书入我印”。篆刻,不但要体现书法的笔法,更要体现金石趣味和以刀代笔的刀法。篆刻作品一般尺幅较小,局限性较大,在方寸之间分朱布白,体现作者的独特匠心和巧妙构思。篆书(特别是小篆)与楷书的笔画匀称规律稍有不同,整体上呈较为修长的上紧下松式结构,以展示其婀娜的特征(见文后小篆图片)。但对篆刻文字来说,跟软笔书法篆书又有所不同,篆刻在有限的空间内行刀功,切冲互补,增强刀法的表现力,丰富用刀的韵味。笔画要做到方正,又不能刻板;线条圆润,但不能圆滑、纤媚。篆刻要求文字富有变化,布局虚实疏密、欹侧均衡,刀痕顿挫起伏,沉着冷静,该增减、屈伸、挪让、呼应者,在创作过程中随时调整技法,因时制宜,最后统一于印章的完美性上,给观者以刀笔相融、流畅自然之感。

史老也刻了一部分“九叠篆”(下图)。九叠篆创自于宋代,它由小篆演变而来,主要用于印章镌刻。之后各朝代均有使用,流传至今。其笔画折叠堆曲,看起来横竖分明,字形方正,线条均匀,别有情趣。

古人云,艺匠不示人以朴。也就是说,古人大都是把自己最美好精致的作品展现于人。史炳彪说,古人制印出于实用,不去考虑商业价值,故无功利之心,能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地制印。任何艺术,过分强调经济价值,势必会走向衰落。世有“金石宜盘亘,篆刻贵交流”之说,交流是进步的重要途径。史老说,与一些书画篆刻家相比,我确实有技不如人处,甚至有难以弥补的缺失,但我也相信,人无完人,干到老学到老,取人之长补己之短,要勇于尝试新的方法和思路,不断适应和改变。

《周易》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就是“动静之变”,其中变是常量,“变”归结起来就是八个字:知变、适变、善变、应变。在史炳彪看来,艺术家的根本是“知动守静”,懂得事物的变化规律,并加以表现;明白做艺术必须学会守持,不断充实学问,涵养品格,以殉道者的心态矢志不渝,守住寂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