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换人改变欧冠格局!大逆转开启转折性第2季决赛胜负看防守

自从2020年7月欧冠出台5个换人名额的新规之后,就有很多事情在悄悄发生着变化。从淘汰赛的大逆转持续不了90分钟,反逆转屡屡在单场比赛中上演第二季,到过去12支参加欧战决赛的队伍,进球数都无法多于1球。这是偶然吗?

足球虽然不是数学,没有绝对的公式和定理。不过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却能让我们逐渐明白,欧冠赛场的发展趋势。

谈起本赛季皇马的欧冠夺冠之路,无数人想到的一个词是逆转!面对巴黎、切尔西和曼城,皇马都有过一只脚出局的危急时刻。

如果说战胜巴黎和曼城是皇马逆转成功,那么首回合客场3-1战胜切尔西,回到主场伯纳乌一度0-3落后,皇马那一次是真的遇到了烦。

当时能够一度做到客场3-0领先,是因为切尔西将“流动性”三个字做到了极致。当今的欧冠舞台,流动性几乎就是胜利的代名词。

切尔西的无锋阵,让哈弗茨掩护后,带来芒特、维尔纳的大量反插。同时边翼卫奇克内收中路,边中卫詹姆斯甚至一度踢得像个右边锋。这样的人员投入,是球队开局爆发的原因,但也为后续的体能下降留下了隐患。

切尔西的第一个进球是怎么来的?维尔纳完成一个很大范围的回接和反插冲刺跑,同时芒特也需要加速接应。

右边翼卫奇克跑到了左中场肋部完成关键过渡,当维尔纳杀入禁区时,右边中卫詹姆斯向中路跑,中锋哈弗茨移动到禁区后点。

从跑动距离也能看到,阿隆索和哈弗茨居然跑过了15000米!(阿隆索甚至都已经15580米)切尔西一共4人跑动超过1万3,这真的是太可怕了。

所以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当皇马换上罗德里戈和卡马文加这样的生力军后,后手牌面不足的切尔西的确很难坚持下去。

皇马是如何扳平了总比分?坎特有点累了,所以被皇马中场限制住。随后的反击中,莫德里奇拿球时,切尔西球员已经无法有效干扰。

罗德里戈是怎么进球的?就是在切尔西跑动距离最长的阿隆索面前无球前插,西班牙人却只能一路眼神跟随。

加时赛里,那个决定胜负的进球,依旧是来自皇马生力军卡马文加的断球。坎特在这一刻已经没力气了,于是皇马长驱直入,韦尼修斯助攻本泽马赢下比赛。

能够完成反逆转的不只是皇马,还有利物浦。首回合2-0获胜,去到客场的克洛普开始有点放松,结果被埃梅里打了一个半场2-0,将总比分扳平。

结果中场休息过后,利物浦换上迪亚斯,球队的进攻节奏有了很大的变化。下半场利物浦上演3球逆转,从机会分布看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因为5换人的新规,所以教练在看到局势不利时,也能更果断地更换球员。这也使得名帅们相比在3个换人时,会显得更加强大。

并且换人后的思路很明确,生力军会是进攻的主导侧,或者生力军是防守的“怼人尖兵”。迪亚斯就是在替补出场后连续接球发起强攻,将比利亚雷亚尔的气势打了下去。

作为偏弱的一方,为了完成逆转,先手投入会更大。但是在5换人规则下,实力更强的一队有了更大的调整余地。相比之下,偏弱的球队先手消耗过大的结果,就是后手任人宰割,反逆转也就由此而来。

利物浦的这个进球,就是迪亚斯在后点接应阿诺德的传中,将皮球送入对手网底,也扳平了单场比分。

尽管在欧冠决赛表现不佳,但迪亚斯却是利物浦能够打入决赛的关键功臣。不只是打入1球,更是4次盘带全部成功,让 体能下降得比利亚雷亚尔在防守端更加捉襟见肘。

无论5次换人是不是带来反逆转的根本原因,但还有一个数据与5次换人规则的出现同步到来。那就是从2020年欧冠决赛开始,过去的6场欧战决赛,12支参赛球队最多都只能打入1球。

从拜仁欧冠决赛1-0力克巴黎,到切尔西同样1-0小胜曼城。这一次皇马1-0闷杀利物浦,是偶然吗?欧联杯决赛过去2场的1-1,以及欧会杯穆里尼奥的罗马1-0赢下费耶诺德。太多的例子,证明了偶然中是有必然的。

当然,想要赢下决赛,不能一味的去防守。穆里尼奥在上半场看到费耶诺德主力中卫特劳纳得到黄牌,同时运动能力偏差时,让球队在8分钟内连续3次打击这个点,取得了突破性效果。

尽管头2次尝试,一次因为扎尼奥洛慢了一步,第二次则是亚伯拉罕的头球摆渡,佩莱格里尼中路被阻挡,但裁判没有表示。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8分钟内第3波进攻,特劳纳的冒顶让扎尼奥洛打入全场唯一进球。

下半场比赛当费耶诺德开启狂攻,在一开场就因为姆希塔良受伤导致浪费一个换人名额的情况下,穆里尼奥也能游刃有余地用中场韦勒图换下前锋扎尼奥洛,同时对位换上斯皮纳佐拉,将阵型变为532,进一步加强防守。

同时韦勒图还有时不时参与进攻,贡献1次很有威胁的远射,以及2次很接近带来进球的妙传。

五次换人带来体能的优势,使得防守一方更加好踢。1-0之后的穆里尼奥本就不怕谁,增加一名中前卫使得中路人员密集,频繁收割荷甲对手的球权。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欧冠决赛,甚至说安切洛蒂在防守端的决心比穆里尼奥更坚定,甚至进攻投入比罗马来得更少。

皇马从一开场就在防守端投入很大,两翼边锋深度落防,同时边后卫甚至内收到非常靠内线的位置来跟住利物浦的攻击手。

迪亚斯发挥较差,也跟这个原因有关。毕竟他体重偏轻、力量不佳,空间变小后他也难有发挥空间。

不过总体来讲,皇马的防守并不算多成功。这一次蒂亚戈简单的直塞找马内,就冲开了皇马的中路防线。

当年利物浦在欧冠决赛输给了卡里乌斯,这一回利物浦在欧冠决赛又输给了库尔图瓦。门将或许是克洛普绕不过去的一个名词,足球有时候的确没有道理可讲。

皇马能够屡屡完成逆转,除了安切洛蒂的用兵如神,球队体能师平图斯也是功不可没。他就是当年齐达内的“玄学”,现在成为了皇马的“底蕴”。

瓜迪奥拉很讲究训练,但是他的选材就是更小只的技术流球员。所以当卡马文加一马平川直捣黄龙时,跑动量更大的贝尔纳多-席尔瓦也无能为力。

早年间足球会有很多不同的核心竞争力,不过在如今这个时代,足球正在变得“机械化”、“工业化”。

于是训练质量强,球队体能好、冲刺比例高的球队,就会占据优势。克洛普的利物浦强势崛起是意外吗?除了球探眼光好,克洛普的战术体系也很符合时代的趋势。

利物浦本赛季一度有望冲击四冠王,尽管最终距离英超冠军就差了几分钟,距离欧冠顶登也只有一步之遥。

不过2个冠军和2个亚军,依旧是很大的成功。相信如果能够留住马内,下赛季的利物浦有望卷土重来。

2022年的欧冠落下帷幕,其背后的足球战术发展趋势会成为未来几年的基调吗?考虑到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建队体系和球员质量有着较大的不同,或许这一份的趋势未必会延伸到世界杯赛场。

不过逆转和反逆转在五个换人名额下翻转,决赛拼防守,平时看训练,球场比冲刺,这或许就是当代足球的发展方向,直到下一个时代的到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