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雷加的登场 《吉他音乐史》连载(13)

林胜仪先生的这本新修订版本《吉他音乐史》再度在“古典吉他资讯与赏析”微店上架,欢迎大家点击帖末“

吉他音乐自比维拉琴以来,有几度来回盛衰的浪潮,其间也随着伟大人物先后不断的出现,而拥有了其辉煌的历史。

十六世纪,随着诗人耶斯比内尔和医师阿马特,吉他音乐兴起后,又有柯贝塔、桑斯与魏瑟等人出现,形成了辉煌的前古典时代,其后因弓弦乐器等的发达,再度出现衰退状况。

其次,进入十八世纪后,随着莫雷替、阿括多等人的努力,又迎接吉他音乐的文艺复兴时代,其后梭尔、朱利亚尼、卡路里与卡尔卡西等人陆续出现,又构成了所谓第一期黄金时代。

但是,过了十九世纪中期时,因钢琴音乐的发达,管弦乐团的扩大化,最后又因华格纳主义音乐的抬头,造成了吉他音乐有史以来最大的衰退期。此时吉他成了单纯业余爱好者的乐器,实际上可说是进入了一种低迷不振的时代。

就在这个时期,欧洲一个偏僻的乡村,诞生了一位伟大的吉他复兴者,那就近代吉他音乐之父「泰雷嘉」。

其父亲迪拉多任职城市看守人,母亲安东尼亚·布萝格为附近教会佣人。我们从这种职业来观察,就可以知道绝不是一个富裕的家庭。

泰雷嘉为长子,出生不久后的某日,雇用看家兼照顾孩子的女佣,有感缠身的乳儿 (泰雷嘉) 非常麻烦,索性就把他丢入附近的水沟,幸好由邻居们发现才挽救了泰雷嘉一命。也许就是此一原因,才造成了日后泰雷嘉身体虚弱与眼疾等的苦恼结果。

随着泰雷嘉逐渐成长,父亲迪拉多也开始想让孩子学音乐,于是就请托在卡斯特隆咖啡屋工作的音乐家(钢琴演奏家)路易兹(Eugeni Ruiz),教授泰雷嘉的钢琴课程。

当时,欧洲全土正盛行钢琴音乐,这对天生体弱的泰雷嘉而言,音乐要比劳动的工作来得适合自己的身体,这种想法恐怕也是自然的。

但是,不可思议的命运开始掉落在泰雷嘉内心。过去十六世纪吉他前身的比维拉音乐时代,一些有名的音乐家、艺术家,譬如唐·路易士·米兰 (Don Luis Milan) 等,开始滋长在泰雷嘉心里,这种瓦伦西亚的血液,也促使了泰雷嘉对吉他燃起了一股强烈的兴趣。

当时,同在卡斯特隆的盲人康沙雷斯 (Manuel González),别名为「马利纳」(Marina),相传当时已经是一位技巧纯熟评价颇高的吉他演奏家。少年泰雷嘉虽然是从马利纳那里学会吉他弹法的秘诀,但是泰雷嘉惊人的进步速度,据说突然间不久后,马利纳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泰雷嘉了。关于此点,更让人可以想象泰雷嘉不凡的秉赋才能。

除此之外,泰雷嘉的父亲又委托前述那位钢琴家路易兹教授泰雷嘉视唱技巧 (Solfege),由此我们又可以察觉到,虽然泰雷嘉生长在贫穷家庭,但这种走向正统音乐家的正确步骤,对泰雷嘉而言是有多么的幸运了。

正当泰雷嘉对吉他日益兴趣的时候,来了一个决定泰雷嘉一生的关键,那就是当时西班牙驰名的吉他演奏家胡利安·阿尔卡斯 (Julián Arcas) 正要在卡斯特隆举行吉他演奏会。

阿尔卡斯是一位出身于地方贵族的吉他演奏家,1832年11月25日出生于阿美尼亚 (Armenia) 的马利亚 (María),他的吉他技术相传是根据阿括多的教材所培育出来,其父也弹吉他,当时不过是三十岁左右的阿尔卡斯,不仅是在西班牙国内,连在国外也举行过多次演奏会。因此,泰雷嘉心中对此日的期待愈发心切。

演奏会如期在卡斯特隆举行,阿尔卡斯精釆的演奏与压倒性的妙技,可说给了泰雷嘉一股强烈的冲击,让泰雷嘉留下了毕生难忘的深刻印象。

父亲迪拉多很快地向友人与爱好家们进言,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一个机会,让阿尔卡斯来听听儿子泰雷嘉的吉他演奏。阿尔卡斯对此一请求,很爽快就答应了。在听完泰雷嘉的演奏后,阿尔卡斯很欣赏泰雷嘉的吉他才华,于是鼓励泰雷嘉到巴塞隆纳深造。

父亲迪拉多在贫穷拮据中筹足了一些旅费,但在这样的亲情与期待中,父亲对泰雷嘉走向巴塞隆纳学习吉他的期待,也起了一些挣扎与矛盾。

因为当时的泰雷嘉仅是一位十岁出头的少年,第一次只身离开双亲到华丽的艺术之都巴塞隆纳,恐怕失去监护人而乏人照顾,此一顾虑想必是人之常情。

到了巴塞隆纳,不久后泰雷嘉就逃离父亲好友的寄宿公寓,到巴塞隆纳的咖啡屋与酒店里弹吉他,然后拿着客人赏识的小费,和当地的恶少们游玩。

从此来观察,预定要到巴塞隆纳事师吉他名手阿尔卡斯的计画,据说也因阿尔卡斯繁忙的旅行演奏,不得已请其他吉他家朋友人帮忙照料,也许就是此一原因才使泰雷嘉成了一个小叛逆。

有关泰雷嘉在巴塞隆纳的放浪生活,在布鸠尔著作的「泰雷嘉传」里,曾有如下的轶事:

……跟往常一样,这一天晚上泰雷嘉又在咖啡馆弹吉他得了一点小钱,不过当夜暴风雨不停使得他无法离开,于是泰雷嘉就拜托店主借宿一夜。但泰雷嘉口袋里的钱并不足住宿费,加上湿气的关系,连爱用的吉他琴弦也断了。于是为了补足宿费与筹划琴弦费用,翌日又继续在咖啡馆演奏吉他……。

在持续这种生活的某日,得知儿子遗失消息的父亲,马上到处寻找泰雷嘉,最后千辛万苦才在此一咖啡屋找到了小泰雷嘉。据说,为了父子俩回卡斯特隆的车资,泰雷嘉又靠其弹吉他得来的金钱,才得以购票回家。

西班牙是一个让人一说起就马上会联想到吉他的国家。因此,在这种几乎家家都有吉他的环境下,仅有十岁左右的少年,就能凭借吉他的演奏得到少数收入,从这一此点我们就可以想象,当时泰雷嘉的演奏已经拥有相当程度的演奏技巧了。

1865年13岁的泰雷嘉,再度又想和吉他共同过着自由放浪的生活,于是又只身离家到了瓦伦西亚。在这个城市,他又和此地的不良少年过着自由奔放的生活,此次却是由父亲从警官的手中领回家中。

最不可思议的是,泰雷嘉竟然成了这群伙伴们尊敬的小艺术家。同时据说泰雷嘉的吉他妙技,也感动了当时在瓦伦西亚地方出没的强盗,而毫无为难的放他一马。

但是,如果我们想到这一连串的放浪生活其原因何在时,我们便不难想象,泰雷嘉本身对吉他的演奏生活的魅力是有多么的强烈了。

然而,这种放浪的生活也绝不是白费,从这个时代起,泰雷嘉就时常受到附近城市的委托请他开演奏会,于是随着其得到的收入,也逐渐变成泰雷嘉支持家计的重要收入。

就在这个时候,他得知一个叫布利亚那 (Burriana) 城市的俱乐部,正在寻找一位专属钢琴演奏家,泰雷嘉很快就抓住机会,不久后即在此地工作,这个转机也使泰雷嘉自然地走入职业音乐家的生活。

从此,泰雷嘉开始过着一种相当严肃的生活。一起床就开始练习吉他,午后以钢琴演奏家身分到俱乐部,其后又上了几个学生的课,一回到家马上又马上抱着吉他,晚上转到其他酒店演奏钢琴,每日反复过着这样的生活。

举个例子,有时为了彻底解决吉他困难技巧,在深夜里为了减低音量,就想出某种特别练习方法。睡魔来袭时,两脚就浸入冷水以驱除睡气。像这般毅力坚强的持续练习法,可谓是呕心沥血的练习。此时泰雷嘉对吉他的练习方法,才显出其本质,而且让人看到了他内心里的真实形态。

在这一段时期的泰雷嘉,白天埋首于阿括多、梭尔的练习曲与其他作品的研究,晚上则要到咖啡屋应客人要求演奏数首钢琴名曲。这种两面生活也促使了泰雷嘉想把钢琴曲用吉他来试弹的构想,泰雷嘉这种把吉他变貌为近代乐器的企图,实际上又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双重生活,对泰雷嘉以后的发展 (吉他方面) 绝不是白费的。

这种钢琴演奏家兼吉他演奏家的生活,不久后也促使泰雷嘉闻名于布利亚那这个城市。当时有位住于当地的安东尼欧·卡内沙 (Antonio Canesa Mendayas),他是一位富裕的果园主人,是推崇泰雷嘉的赞美者之一。他很乐意帮助泰雷嘉,并且实际上给与多方的援助。

卡内沙的资助,直到泰雷嘉进入马德里音乐学院为止,他在泰雷嘉的故事里,可说是一位不可或缺的人物。

1869年,泰雷嘉17岁时,开始预定到安达鲁西亚地方召开演奏会。但在出发前的某日,泰雷嘉伙伴中的一人马上提议说,无论如何泰雷嘉也要拥有一把优质的吉他,就像以前阿尔卡斯在演奏会里使用的「托雷士制吉他」那种让人赞美不已的美妙音色。此意见一提出,后援者卡内沙马上陪同泰雷嘉前往拜访被誉为吉他的史特拉第发利 (A. Stradivari义大利小提琴制作家。1644~1737) 的天才制作家安东尼欧·托雷士 (Antonio de Torres l817~1892) 的工房。

最初,托雷士只听到泰雷嘉用普通吉他演奏,但泰雷嘉的卓越技巧,据说让托雷士意外感动,于是便拿出一把特别的名器说道:「这才是适合于你的吉他」,说着就把那把名琴让给了泰雷嘉。此后,这把名琴就像是泰雷嘉的半个身子一样,使用有二十年以上。

此一名琴,据说也因泰雷嘉激烈的练习与使用,曾一度交由在巴塞隆纳的吉他制作者嘉西亚 (Enrique Garcia) 修理,但修理失败无法使音复原,据说泰雷嘉为此相当伤心。此后,移居阿美尼亚时又继续使用托雷士吉他,直到泰雷嘉逝世三年前,以前的托雷士吉他才修复成功,再度恢复原有的美妙音色。至此泰雷嘉便终生使用。

1872年,西班牙国内情势恶化,各地内乱纷起,19岁的泰雷嘉为了保卫社会安宁,入营服役。但服兵役似乎没有影响到泰雷嘉对吉他的研究,反而使他成为同袍间被尊敬的吉他演奏家,也屡屡的在营房内召开演奏会。在此一兵役期间,他也获得了生涯之友嘉西亚·佛迪亚 (Garcia Fortea)。

1874年,泰雷嘉22岁时,达成了久来的心愿,由卡内沙资助进入了西班牙最高音乐学府马德里音乐学院。

在此,他师事嘉利亚那教授 (Miguel Galiana) 学习钢琴,与赫兰多教授 (Refael Hernando) 学习和声学,视唱技巧 (Selfege) 则在根萨 (Gainza)的教室学习 (现在一进入这个音乐学院,就必先修完一年的Selfege与理论)。在此泰雷嘉超群的成绩,也为同学们所推崇。

在马德里音乐学院入学不久后,当时的校长亚利耶塔 (Emilio Arietta) 教授,马上闻得风声,听说泰雷嘉是位吉他高手,于是殷切要求泰雷嘉一定要在全校所有教授面前演奏,以便让他们对吉他音乐的倾向做一个评价。就这样泰雷嘉终于在全校的音乐家面前演奏,其内容包括了泰雷嘉的原创作品,同时也披露了自己用吉他编曲的数首钢琴名曲。

在听完泰雷嘉的演奏后,诸教授便提出几乎要他放弃钢琴而去专攻吉他的赞美意见,以便持续泰雷嘉那不同凡响的名演奏。泰雷嘉本身,仅从少年时代到青春时代花费一些功夫,竟然能被马德里的音乐家们绝赞不口,当然也就愈发了泰雷嘉为吉他研究的信心,在其生涯中也更加强了原有的自信心。

尽管如此,当时的欧洲依然是以钢琴为独奏乐器的主流。因此,泰雷嘉为了研究更高的音乐性,钢琴的学习也从不怠慢,而且还研究了小提琴,最后在马德里音乐学院以钢琴与和声的最高首奖毕业,这更显示出泰雷嘉聪颖过人之处。音乐学院毕业后,泰雷嘉并没有停止对音乐的向学心,其后又继续跟随嘉利亚那教授学习了两年的钢琴音乐。

随着钢琴的学习,泰雷嘉吸取了大量高水准的作品,因此他又把这些作品用吉他做最高的表现,为了使吉他成为近代乐器,各种技巧的基础练习也因应而生。

有关泰雷嘉在马德里的学习过程,也有以下的逸话相传下来,从这些轶事里,我们不难发现出泰雷嘉对艺术所引发的哲学内涵。

有一天,在阴暗公寓的一个房间里,如往常一般泰雷嘉又进入忘我境界的吉他练习。此时,亚利耶塔教授刚好带来了一位未曾谋面的绅士准备介绍给泰雷嘉,这位绅士看到泰雷嘉马上说道:「听你的教授所言,你能够非常巧妙的演奏吉他,因此我无论如何也要听个究竟」。当时,泰雷嘉仅是穿着一件衬衫练琴,刚想要开始演奏时,这位绅士又阻道:「我穿着正式的礼服,请你也穿上正式的音乐会礼服演奏吧!」泰雷嘉听完后马上答道: 「确实如此」。话毕,立即穿上礼服,在此开始举行一对一的音乐会。

演奏结束后,这位绅士又赞美问道: 「亚利耶塔教授所言,千真万确。你是一位非凡的吉他演奏家。不过,为什么你不更积极的去召开演奏会呢?」(自从泰雷嘉在马德里音乐院诸教授面前演奏以来,恐伯他的名声与技量早巳为人所知。) 泰雷嘉毅然决然的答道: 「我自己内心都还不能接纳,如何能在公众面前演奏呢?」从这一句话,我们就可以看出泰雷嘉对自己的音乐是如何严格要求了。泰雷嘉从不计较自己的功名利益,在他的一生中,从内心去追求美学的意境,可说是他全部的所有了。

1877年秋天,泰雷嘉过去以来的研究成果首度问世,他在马德里的阿兰布拉剧院拥有了第一次的公开演奏会。在演奏会里也追加了几首泰雷嘉自己试作的曲目,这些曲目对当时而言,只是些实验性的作品罢了,不过反应倒非常热烈。亚利耶塔教授在当时马德里新闻里,曾有如下记述:

「法兰西斯可·泰雷嘉是为吉他而生。可谓是吉他的救世主。他为了确立自己的音乐性,首先就征服了钢琴。这可能是一个适确的方法。但事证已摆在眼前,吉他是需要泰雷嘉的。」

其他一般民众也都称赞泰雷嘉为「吉他的萨拉沙泰 (Sarasate)」 ,(萨拉沙泰:1844~1908,为西班牙小提琴演奏家、作曲家。小提琴名曲《流浪者之歌》作者。)

不久后,泰雷嘉的演奏会,便以巴塞隆纳为首,开始在西班牙各地召开。28岁时,其名声又随着在巴黎与伦敦召开的演奏会,瞬时泰雷嘉成了驰名欧洲的名吉他音乐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