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炸断一条腿的美军老兵:我不恨志愿军是我们自己选错了对手

2008年,一位名叫吉朋斯奥卡拉汉(Gibbons Okarahan)的美国人找到原志愿军第23军《战地报》记者洪炉,他是来了解当年在抗美援朝战场上高喊“向我开炮”的那位战士的情况的。他的父亲、前内华达州州长麦克奥卡拉汉就是那场战斗的亲历者。老奥卡拉汉在战斗中失去了一条腿和上百名战友,他深恨自己的犹豫不决和那名志愿军战士的“狡猾”。

1953年5月,随着停战谈判的深入,双方都意识到现在占领地盘的重要性,因此三八线附近的阵地争夺战格外激烈,位于三八线公里的石岘洞北山(美军称猪排山)就是其中之一。

驻守石岘洞北山的是23军67师201团5连。这一天美军第7师的两个营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5连发起了猛攻,从早上打到下午时分,美军终于冲上了山头。麦克奥卡拉汉上士冲在最前面。

他看到战壕里只有一个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志愿军战士,他靠在战壕上,嘴里还在不停地叫喊着,显得十分激动。奥卡拉汉以为他喊的是“别杀我”,就迟疑了片刻。一名班兵发现了那战士背上的步话机,惊恐地叫了起来:班长,他在呼叫支援!

奥卡拉汉顿时反应过来,他端起枪射击,子弹击中了那名志愿军的腿。但一切都晚了,炮弹带着尖啸声落到了他们当中,奥卡拉汉失去了一条腿。他还算幸运的,他的上百个战友和那名志愿军一起都尸骨无存。

奥卡拉汉后来当上了内华达州州长,他在给自己的儿子吉朋斯讲述这件事时非常自责。他认为作为一名老兵,在战场上犹豫不决是犯了大忌,如果一上来就射杀那名志愿军,然后快速转移,完全可以避开那场炮击。

80年代,一个朋友从香港给奥卡拉汉带来一盒录像带——《英雄儿女》,当看到王成高喊“向我开炮”时,通过字幕了解了意思的奥卡拉汉浑身战栗起来,就像过了电一样,他叫道:他就是这么喊的,他就是这么喊的。

多年以来,奥卡拉汉都认为那些炮弹命中他们只是偶然,至于把自己人也炸死了只是误伤,这在美军中屡见不鲜。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这些炮弹是那名战士呼叫过来的。他对吉朋斯说:不是亲眼所见,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士兵,呼叫炮火往自己头上打,我现在不恨他了,也不恨自己,是我们选错了对手。

老奥卡拉汉2004年去世,他的儿子吉朋斯奥卡拉汉会说的第一句中文就是“向我开炮”。他心中对这个人充满了敬畏和好奇,他想更多地了解其人,在香港朋友的介绍下,他找到了洪炉。

洪炉正是当年报道这位英雄的战地记者。听到吉朋斯的讲述,老人一下激动起来了,他说:你父亲当年痛恨的人,在中国是位英雄,他叫于树昌。当年为了采访到于树昌的事迹,他找到了于树昌的战友买荣彥。

买荣彥是201团侦察分队的副队长,在战斗打响前他带人到伪2师驻守的阵地附近侦察,在返回的路上遭到敌军炮火阻拦,只得临时赶到5连的阵地。他找到步话员于树昌,用步话机向团里报告了基本情况,还没来得及赶回,战斗就打响了。

在几天的战斗中,买荣彥和于树昌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由于买荣彥尚有任务在身,在敌人攻势减弱的一天,他带着侦察队赶回了团部。团长听说他从8251高地赶回来,让他留在团部汇报情况,结果这一留,就让他听到了史上最震撼人心的呼叫。

从第二天开始,阵地上就不断呼叫炮火。“天津二号,我是8251”。买荣彥一听就是于树昌的声音。“天津二号,我是8251,快打东山腿”,“天津二号,我是8251,射击2号和4号目标”。

这天下午,阵地上的情况变得紧张起来,于树昌的呼叫也变得急促。“我是8251,一号目标上来3个连,用空爆弹射击,快打!”,“天津二号,敌人上来一个连,0号目标,快打!”。团部的气氛也跟着紧张起来。团长急促地问:“8251,阵地上情况怎样,你有还有多少弹药,你的地堡墙土有多厚?”

这回于树昌连代号也不用了,直接呼叫道:“团长,我的地堡被包围,直接打我的地堡。”团长沉默了。“团长,敌人在我地堡上面,对着地堡打,向我开炮。”整个团部都陷入了沉默,买荣彥用指甲抠进自己的肉里,才让自己镇静下来。对讲机里又传来了喊声:“团长,他们上来了,快打!”

这是于树昌喊出的最后一句话,话筒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嗡嗡声,再也没有了于树昌的声音。英雄的声音在指挥部里回荡,在整个抗美援朝战场上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里回荡,哪怕几十年过去了,仍然那么震耳欲聋。

听完这些,吉朋斯奥卡汉拉才终于明白父亲所说的“是我们选错了对手”这句话真正的含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